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锦绣凰途之一品财女

更新时间:2019-11-05 05:35:47

锦绣凰途之一品财女 连载中

锦绣凰途之一品财女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七瓷 分类:穿越 主角:顾清罗丽 人气:

《锦绣凰途之一品财女》作者:七瓷,穿越类型小说,主角:顾清罗丽,本小说主要讲述了:顾清,二十一世纪名牌财经大学高材生,精通算术,拥有超强记忆,素有“活计算机”之称。 不料家庭徒生变故,父亲车祸身亡,母亲深受打击精神失常,与母亲一起坠河溺亡。 一朝穿越,再次睁眼,不是深宫后院,不是香闺绣楼,却是尸骨遍地阴森的乱葬岗,被人收养的农家女! 渣爹无情,正室狠毒,亲见亲娘被人轮J,顾清只想说她只是一个连H都不知道的纯情妹纸,要不要一来就给她辣么劲爆的料! 养母暴毙,十岁女童秒变扫把星! 顾清仰天长啸,“呜呼,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从此没有扫把星,只有“女财神”! 为温饱奔小康,顾清使尽浑身力,算遍天下账,囊尽金银入满堂! 十岁孩童,为了温饱奔小康,拨着算盘过活。 毕竟年幼,竟然将算盘打到了状元府。 表面温婉如玉,满腹经纶,实则腹黑如墨的丞相大人怎舍得这么个招财猫? 纳入账房,看着金银滚滚来,丞相大人眯着他的凤眼,怎么也得给点奖励,小猫,你就从了本相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人?请问你们家大人是?”顾清一头雾水,自己什么时候能得大人青睐啊。一旁的张嫂有点紧张地拉着她的手,“清丫头,我看还是别去了吧……”   “姑娘放心,我们大人的府邸就在晋城,我们大人就是今年的文武状元明大人,所以姑娘不用担心。”说话之人正是状元府的管家候远。   “明大人?文武状元?”顾清在脑海中搜索着,好像是有听乡亲们议论来着,自己对八卦消息不感兴趣,自然也没仔细听,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顾清眼珠一转,问道:“不知道明大人找我所为何事啊?”   候远一脸温和的笑,态度很谦逊,“明大人见到姑娘做的这些小玩意甚是喜欢,刚好,府里需要一些书工艺品做装饰,不知道姑娘有没有兴趣呢?”   顾清眼睛一亮,随机装作一本正经地说道:“不知道明大人需要些什么,我手艺简陋,怕是入不得状元的眼啊。”   “姑娘何必谦虚呢,就看姑娘做的这个笔筒,晋城上下谁还能再做出第二个啊。如果姑娘不赶时间,就清姑娘过府吧,明府的马车就等在街口。”候远稍稍福身说道。   张嫂惊呼,悄悄在顾清耳边说道:“马车可是有钱人才能坐的啊,坐起来可气派了。”   顾清尴尬地咳了咳,“大叔,那万一我做不出状元郎想要的,他不会怪罪我吧。”好吧,顾清承认,自己还是很胆小。   “姑娘大可放心,我们大人可不是那种狠戾之人。我们明大人向来很爱惜有才之人,相信姑娘不会让他失望的。”候远笑道。   顾清点头,“那我就随大叔走一趟吧。”后来又想了想,对张嫂说道:“张嫂,你先回去,我晚点就回来。如果天黑前我没回来,就麻烦张大哥来接我了。”   候远一直注意着顾清的表情,听她这样一说,脸上的皱纹更深了,他笑着做了个请的姿势,顾清拿起竹兜,跟着他来到马车边。一旁看马的小役见二楼,立马蹲下。顾清不解地看向候远,“姑娘上马车吧。”   顾清犹豫了一会,才小心地踩上那人的膝盖,踏上马车。马车内设有小几,上面放着两碟精致的糕点。顾清一屁股坐下,确实比牛车那个木板坐着舒服啊。她闲适地靠在垫子上,翘起二郎腿,,拿起个糕点,开心地吃了起来。   候远透过车帘看着他的一系列动作,下巴差点掉下来。他咳了咳,放下卷帘,坐在车厢前,示意马夫出发。   马车“轱辘轱辘“走了近一个时辰才到,吃饱喝足的顾清在随车摇晃着,早已进入了梦乡。车在状元府门口停下,候远为难地看着呼呼大睡的顾清,一时不知道该不该叫醒她。明大人可是再三嘱咐,不能怠慢了这个小主啊。   明傑厘在书房内看着皇上给的各种赏赐和封地,这可是他以后的资本啊。听到吓人回禀说人到了,他也没多加在意,只说了句:“请进来吧。”   结果他已经看完了整本账本,也没见人进来。他喝了口水站起身,拍了拍衣角,走出了书房。   “怎么回事?人呢?”他看着站在门口的人问道。   候远闻声大步跑了进来,一脸无奈地回道:“大人,那姑娘还睡着呢,老奴正愁着要不要叫醒她。”   明傑厘眼神一闪,好哇,敢让爷等着,看我不以怨报怨,“去,将马车从后门赶进府,就等她睡醒了再说。”   “是。”候远应声退下,指挥者车夫将马车赶入府内,停在院子里。   时间慢慢流走,转眼已天黑。明傑厘双手抱怀,盯着马车,能清晰地听到顾清的喘气声。忽然“咚“的一声,明傑厘想着终于醒了,赶紧正色,端坐在一旁,拿起书本。   可是等了一会马车里还是没有声响,他面上挂不住了,叫来候远,“候叔,不等了,上晚宴吧,我还不信了。”   “哗啦啦。”明傑厘慢条斯理地倒着酒,小口地饮着,不是瞟一眼马车。   马车里,顾清嘴巴砸吧砸吧的,感觉有点口渴。一翻身,“咚”地撞在了马车壁上,她揉了揉额头,皱着鼻子闻着,”好香啊……”   她慢慢爬出马车,见天色已黑,暗叫“不好!“,怎么都这个时辰了也没人叫自己,心里不停地骂自己贪吃贪睡,得罪了状元郎吃不了兜着走啊。   “既然醒了,就出来吧。”明傑厘轻声说道。   顾清刚探出的头立马又缩了回去,“怎么办怎么办?完了完了。”想想,这可是她来这里见到的第一个官,还是个大官啊,这一来就算得罪他了吧。   “怎么,还要我过来请你?”明傑厘放大声音,又倒了杯酒,“哎呀,那倒是可惜这翡翠蜜汁鸭啊,闻着都好香,就不知道吃起来怎么样。”   顾清吞了吞口水,深呼了口气,摸了摸饿瘪的肚子,不管了,要在五斗米前折腰了。   顾清骨碌地除了马车,跳下马车,然后低着头,在明傑厘面前跪下,“状元大人,小女子错了,小女子昨夜加班制作小物品,今日实在太疲倦了,不想睡了过去,耽搁了您的时间,是小女子不对,小女子下次不干了,我自罚三杯可好?”   说着她抬起头,正准备扑到桌前,一眼看到明傑厘,瞬间跌坐在地上,颤抖着手指着明傑厘口无伦次:“你……你……”   明傑厘转着手中的酒杯,半晌才转过头,惊讶地说道:“哎呀,你怎么坐在地上啊,这晚上露水重,别染上了湿气啊。”   顾清一愣,看着明傑厘笑着的眸子,随机匍匐着过去保住明傑厘的小腿,努力挤出了几滴眼泪,哭道:“状元大人啊,小女子错了,几日前,是小女子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大人,大人你可要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小女子啊,小女子来生做牛做马的报答你啊。”顾清是把在电视剧里看到的全部一股脑吐了出来。   明傑厘看了眼抱着自己腿哭诉着的顾清,她的声音在耳边萦绕,觉得聒噪。他揉了揉太阳穴,放低声音说道:“行了,你起来吧,我又没怪罪你。不知者不罪嘛。”   顾清一听,瞬间停止了哭泣,借着明傑厘的腿站起来,抹了把眼泪,在明傑厘对面坐了下来,“我就知道状元大人是个好人,怎么会与一个小女子一般见识是吧。”说着眼睛不停扫过桌上的珍馐,手指已经在颤动。谁说演戏很轻松来着,真的累死她了,刚才吼得太厉害,现在口渴得紧,她盯着明傑厘手中的酒杯,趁他不注意,端起来仰头一口喝下。   “咳咳咳……好辣……咳咳……”辛辣的酒呛得她不停地咳。   明傑厘闭着眼睛摇头,晋城女生的矜持、温婉,在眼前这个女孩身上完全没有体现。这要是被女官见到了,怕是要关进黑屋调教的。   顾清捶打着胸咳嗽着,眼眶中含泪看着明傑厘,“大人,你公报私仇!”   明傑厘撑在桌上的手一滑,“你说什么?我公报私仇?”   “你为什么不提醒我?不阻止我?”顾清觉得肺都咳疼了,明傑厘的脸在眼前越加模糊,她粗鲁地摸了把泪,“我不就是那时候骂了你们,今天让你等了会嘛,你有必要这样欺负我一个小女子?亏我还以为你是个好官。”   明傑厘觉得头都大了,第一次见识到了什么是无理取闹,他到了一杯水递给顾清,“喝吧,喝下去应该会好受点。”   顾清戒备地看着他,将杯子放在鼻尖闻了闻,“不会又是什么害人的东西吧?”   明傑厘强忍着想拍死她的冲动,咬着牙说道:“你可以不喝。”   “不,状元大人给我的,我怎么可以不喝,即使是毒药我也要喝下去。”说着将杯中的水一口饮尽,这才觉得喉咙的灼痛感消了不少。喝完后她用余光小心地扫过明傑厘,然后轻轻将被子放下,用衣袖擦了擦嘴角,“那个,谢谢状元大人。”   “刚才谁说着要自罚三杯的,诺,”明傑厘将酒壶推了过去,“我还等着呢。”   “啥?”顾清瞪大眼睛,“状元大人,这个不好开玩笑的啊,这酒小女子可不敢再喝了,再喝怕是要闹出人命的啊。”顾清做出欲哭的样子,可怜地望着明傑厘。   “怎么会,放心,有我在,不会出人命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话可是从你口中说的,可不能枉为君子啊。”明傑厘瞧着她那可怜样,心情顿时变得很开朗。   “那我做小人可好?”顾清觉得她肯定赢不了眼前这个看似谦谦君子,其实很小心样的人。   “别在心里诽谤,忘了告诉你,我可是能读懂人的内心的哟,你刚才可是在骂我?”明傑厘不知从哪儿弄来了把纸扇,“扑”地展开,轻轻扇着。   顾清垂着头,脸已经埋到了胸口处,不知道怎么反驳她。明傑厘倒是很耐心地赏着月等着她的下文。半晌,顾清抬起头,已不似之前的沮丧,眼睛很明亮,盯着明傑厘,“状元大人,其实我不用遵从的,因为我本为女子,何须做君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