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红颜劫:惹上狼君难脱身

更新时间:2019-06-12 10:12:30

红颜劫:惹上狼君难脱身 连载中

红颜劫:惹上狼君难脱身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一川浅草 分类:穿越 主角:老嬷嬷宫 人气:

《红颜劫:惹上狼君难脱身》由网络作家一川浅草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老嬷嬷宫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两个穿越时空的女子—— 一个化身戴着丑女面具的绝色宫女,斗世子,护公主,避皇子;与命运不断抗争,却一步一步走向风口浪尖…… 一个变成失落民间的侯府千金,救命恩人弃她而去,前世爱人给了她最彻底的伤害,未婚夫恋上她前生的挚友…… 原来一切苦难仇怨都源自一场震惊天地人三界的阴谋,她们,逃得过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嘣的一声,又断了一根琴弦。 这已经是今天第三根断在千仪手中的琴弦了,筝也换了三把。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她像今天这样心神不宁,甚至有几分烦躁。 从宫外回来那日,太后还说了一件大事,下个月十五的百花节,千仪要登台献艺。此事意味着,太后要给千仪选驸马了。 所谓百花节,是皇太后和皇后以赏花之名,邀请朝廷中五品以上官员的夫人,在宫中百花庭赏花赏月——而自皇后仙逝,后宫大小事务由瑜贵妃暂时主持,所以这百花节皇太后是交给瑜贵妃一手操办的——届时,官夫人们便会带着家中年满十六岁尚未婚配的少爷小姐们应邀前来,而宫中适龄的皇子公主也会参加。其实说穿了,百花节就是一场贵公子娇小姐们的相亲大会。 “乱红。”千仪一脸倦容地看着我,“难道母后疼我至此,也免不了要将我明码实价地卖出去吗?” 她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公主,女大当嫁,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怎能说是买卖呢?” “难道不是吗?”千仪接口道,“须知琴为知己所弹,只有为生活所迫的卖艺者才会大庭广众地展示自己。” 千仪也是有点心性的女子啊。我笑了笑,“公主,如果你这么想,百花节上,那么多的翩翩佳公子,与其让他们来选公主你,不若公主一鸣惊人,让他们一个个成为公主的裙下之臣……” “翩翩佳公子?”千仪轻哼了一声,几乎微不可闻,“像那丁相之子之流……” “若是天然居那青衣男子那般呢?”我轻笑着打断千仪,只见她眸中一亮,随即有黯淡了,“他,不会来的。” 非也,只要他尚未娶妻,他就一定会出现在这百花节上。看丁相儿子对他的态度,此人绝非凡夫俗子。“这么说,”我顿了顿,笑看千仪,“公主是希望那个男子出现了?公主的琴弦一断再断也是因为怕那天籁般的琴音叫别的男子听了去?” “你这丫头,”千仪脸红了,一副可爱的小女儿姿态,她佯怒道,“好大的胆子,倒敢揣测起本公主的意思来了……” 我笑了,这女娃,就是好哄,她的一笑,一下子就把方才的阴霾扫干净了。 看着面前质料上乘的古筝,又看看若有所思的千仪,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遣退周围的宫女,我在琴案前坐定,敛神微笑,好久没弹过古筝了,十年,是一个什么样的距离。千仪看见我的举动,眼中诧异,却也不阻止,只静静地看着。 “公主,”我看着千仪,轻声说,同时手中开始拨动琴弦,我弹的第一个曲子在这个时空响起了,在千仪宫的琴房中响起了,多年来,我隐忍自己所谓现代人的优势,没想到,今天会以这样的方式初露头角。“近日来,奴婢一直在为公主在百花节上的献艺冥思苦想,不得其所,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两夜,奴婢一直在梦中听到这么一个曲子……”我弹得很不顺畅,实在是隔得太久了,古筝的指法记不清了,时而错了个音,时而漏了几个音。这倒好,歪打正着,正合我意,不用我刻意去装弹错音,因为我不想让千仪知道我这潭水有多深。“可惜奴婢愚钝,给公主伴读了那么久也没把筝学好,记不全这个曲子……”但我确定,这不会妨碍千仪去完成整个曲子,千仪的古筝水平,没人比我更了解。 千仪是个把心中所想写在脸上的人,她越听表情越夸张。我一曲奏完,尽管曲子弹得不顺,可千仪已经完全呆住了。我也知道我赌赢了,这个时空没有《春江花月夜》这个曲子。 “公主?公主……”我叫她好几遍。 “啊?”半晌,她才回过神来,痴痴地看着我,“哦?” 曲子有那么让她沉迷吗?“公主,打铁要趁热,你赶紧试一遍吧。” 微微犹豫了一下,千仪的手僵在筝上,她抬头看着我,我朝她坚定地点了点头。 这一整天,琴房一直回响着《春江花月夜》,千仪一边弹,我在一边指出其中的不足之处,音乐的感染力是无穷的,几乎一整天不吃不喝,我们都不知疲倦,直到天色暗下来之时,终于大功告成了。 你到底是谁?她问我。 想着弹奏出《春江花月夜》那天,千仪疑惑的目光,我心有余悸。我走在祥僖宫回千仪宫的路上,刚才太后召我过去,问了问千仪练琴的情况,我打了保票,我说千仪一定会一鸣惊人的。 那天千仪问我,“你是到底谁?”我当场愣住,说不出一句话。我是谁?我是一个没根没蒂的孤儿,我是一个卑微的宫女,一个从未来世界来的女子,一个甘愿给你做绿叶的人。 良久,我回过神来,笑了笑,“公主,奴婢是你的宫女啊,一个从八岁起就陪在你身边,真心实意地侍奉你的人,一个就算全天下人会背叛你,也会为你不顾一切的人。”我必须把话说成这样,我不能让最亲近的千仪对我有了戒心,否则,我将无从平安度过出宫前的日子。事实上,我相信我也会像我说的那般去做。 “我不是这个意思。”千仪赶紧澄清她问那个问题的真实意图,并笑了笑,“我是想知道,我的乱红姐姐,到底还有多少能耐,是我不知道的。你今日可让我吃了一大惊呢,这般醉人的曲子,你是怎么想得出来……” “不,公主,您可折煞奴婢了,”我打断千仪,并大声说,“公主才艺无双,仅半天,就谱出如此动人的曲子,实为奴婢身为千仪宫宫女之骄傲。” 看着从不远处走过来的婵儿,千仪听着我的话,“你……” 想着那天的事,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撞上了迎面走来两个人,“嗳哟。”一声做作的娇叫。 “哪儿来的瞎眼奴才?”又是一个女声。 糟糕。“奴婢该死。”我赶紧跪下,“奴婢给翩婕妤请安。”真是大意,竟撞上了这么一个主儿。一个新晋的婕妤,善舞,皇帝甚是喜欢,赐号“翩”。翩婕妤在宫中名声不是很好,但皇帝喜欢,也没人奈何得了她。 “你是谁?”翩婕妤倨慢地问。 “主子,她是千仪宫的婢女乱红。”她身边的婢女替我回答了。 我跪在地上,不敢抬头,只盯着她桃红的宫装裙摆,心中万千猜测,不知道她要怎么罚我了。 “哦?抬起头来本宫瞧瞧。” 我缓缓地抬起头,胆怯地看着翩婕妤,我知道,此时只能装可怜,她们吃这套。“模样倒是平凡得很,走路都不带眼睛的人怎就如此得太后的欢心,什么眼神儿啊。”这个翩婕妤,什么话都敢说,她就不怕话传到太后那儿?她话锋一转,“区区一个宫女,居然如此不守规矩,胆敢冒犯本宫,来人啊。把她……” “交给我吧。”是六皇子,他神情淡漠地走了过来,身边跟着一个小太监。“翩婕妤有礼了。”六皇子向翩婕妤欠了欠身。 “六皇子?”翩婕妤暧昧地看了我一眼,又看了六皇子一眼,嘴角咧了咧,“犯上的奴婢,哪敢劳烦六皇子劳心劳力,还是由本宫来处置吧。” 无视翩婕妤的话,六皇子看了看我,说,“千仪长公主遣乱红姑娘到祥僖宫,可是要给皇太后办什么事?”他是故意的,他说的是千仪的真正爵位“长公主”,而不是按平常宫中人的习惯叫公主,言下之意再明白不过了。 “回六皇子的话,是的。”我心中暗笑,看看这个“愚钝”的六皇子还会说什么。 “那何不快去,耽误了长公主和皇太后的事,你有几个脑袋担待得起?”又一句含沙影射的话,估计翩婕妤堵的要死了。 果然,“六皇子这是何意,要给本宫编派罪名吗?”她恨恨地开口。 六皇子低了低头,“明宬不敢。” 我一抬头,撞见了翩婕妤恶狠狠的双目,心知这下梁子是真真地结下了。“走。”她带着身边的婢女气冲冲地走了,临了还不忘低声说了句,“不守规矩的东西!”这话,骂的是两个人。 他又帮了我一次,“奴婢谢六皇子。”今天若不是他,恐怕我得褪层皮了。“快起来吧,别跪这儿了。” 一阵单薄的掌声由远及近,三皇子拊掌而来,“六弟啊,三哥方才寻你不遇,还以为六弟又出宫猎奇去了,原来是御花园猎艳来了。”我还没站起来,又跪了下去。三皇子是容德妃的儿子,容德妃在皇帝登基前的侧妃。 “让三哥笑话了,”六皇子也不反驳,“不知三哥找我何事。”这样满脸笑容的六皇子,是我从未见过的,与那日亭中抚琴的男子相比,岂止泥云之别?与以前在宫中什么大宴小宴中看到的他,也有出入,那个在大庭广众之前的他,是沉默得几乎透明的。今日与他的兄弟相处,为何又是嬉皮笑脸的模样,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还不走开,等着当皇子妃呢?”三皇子突然说这么句话,“六皇子阅人无数,岂是你们能诱得了的。” “乱红,你回去吧。”六皇子叫我,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三皇子居然以为我勾……引六皇子。可恶的家伙,鬼才稀罕什么鬼皇子妃。想归想,我可不敢骂他,忙请辞告退了。 我转身离开,还听见三皇子在说,“六弟啊,你可有福了,我可听说今年百花节的佳丽甚多,可惜啊,三哥我已经有了你三嫂哇……” “三哥说笑了,要是有中意的,再纳一个侧妃,享那齐人之福,岂不美哉?”六皇子居然提议他纳妾,也不是个好东西! 等等……百花节?娶妻?突然,我想明白了一件事。 本章引用 《春江花月夜》古曲.佚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