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邪王的娇妃

更新时间:2019-10-29 04:04:12

邪王的娇妃 连载中

邪王的娇妃

来源:微小宝 作者:香雪海 分类:穿越 主角:太后王百瑞 人气:

《邪王的娇妃》为香雪海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当穿越的特种兵御姐碰上爱自恋的年轻皇上,就是一场鸡飞狗跳的孽缘。她对他的妃子宫女公公进行军事化管理,不管上床是不是上到一半,都必须离开,小皇上气得怒骂,做皇上做到得自已洗脸穿衣独守空房用五姑娘解决生理的地步,全宫上上下下的人都敬她爱她,她比他这个皇上还威风,他恨死了。 他要报仇,他要下药他要让人……可是下错给自个了,活生生就成了她的男人。 她代替好友嫁进宫里为妃,一场谁也不甘情愿的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更之后终于集训完了,金熙也顶着昏坨坨的脑袋倒在龙床上,困啊,那死女人折腾别人也就算了,让他也没得好睡。 整个宫也终于安静下来了,可是到了床上他却没睡着,怕丑女人再发疯地搞一次集训。 风掠起了窗纱,月亮还没有出来让宫有些暗沉。 烛火猛然地扑灭,金熙还以为是风吹的,正欲开口叫朱公公进来点上,却看到黑暗中有凌利的风声。 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在床上一个转身,险险就躲过致命的一击。 可是黑暗的速度十分的快,抽出匕首马上又朝他扑过来。 “来……。” 一道影子也来得快,将黑影给撞歪了,护着金熙大声地叫:“来人啊,有刺客。” 那声音,是那丑女人的。 刺客不是吃素的,木鱼也不是,但是身手方面毕竟相差太大了,她不想让刺客伤了金熙,知晓自已打不过,就将金熙抱得个死紧,任由刺客劈了一掌。 很凌乱的局面,黑得有些糊涂,幸而金熙身边现在侍候的都是功夫不错的侍卫,来得很快。 灯火亮的时候,只见一道黑影又从窗口逃出去,众人叫嚷着追了出去。 她依然抱着他,被劈昏了还是抱得个死紧,金熙鼻尖下是淡淡的女性香味和汗味,还有越来越是浓烈的血腥味。 “皇上,微臣救驾来迟,还请皇上恕罪。” 带着人进来的是秦烟,宫里御林军总侍卫。 金熙回过身来看着把他抱得死紧的女人,他白色的衣服被鲜红的血逐渐的染得睹目惊心。 这让赶来朱公公惊慌大叫:“皇上受伤了,快,快请御医。” “不是朕。”他拢起眉头:“是她受伤了。” 将她的手使力地拉了下来,御医也来了,幸而她只是劈到脖子昏了过去,太黑了刺客也没有刺到她的要害,从手臂上划过而已,但是看上去也不浅的伤口。 她脸色苍白地在小榻上,发丝散乱显得整个人有些娇小,也就是今夜他还想过要整死她,毒死她,总之是不管如何都要害死她,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她会为了他不顾一切,总以为她的口口声声为他好,只是一个借口而已。 他毕竟是有些震憾的,这是第一个人为他奋不顾身地挡刀子,坐在榻前看着她睡得香的容颜,觉得也不是怎么讨厌她的。 “皇上,该去休息了,木鱼小姐老奴派人来侍候着。” “朕不累,你们都下去吧。” 她睡觉总是不安份,被她称为感冒的生病,也还有些迹象,打呼倒没有以前响了,他听着觉得有些可爱,红唇微露还流口水来着。 睡觉不老实地想翻身,他一个没注意她就翻过去了,可是压着受伤的左臂,痛得她哼哼嗯嗯的又躺回来,眼睛却是紧闭着的。 宫女帮她换了宫衣,十分的宽松,来回的翻覆让宫衣带子松了,雪白的胸也半露出来,他脸一红地给她拉下被子,可是下一刻她抬脚就踢掉了。 这会儿还嫌热来着,一手将宫衣扯得更开,一只胸脯跳了出来在烛火的映衬下莹润如玉般。 他脸红得欲滴血,这是多香艳的一幕啊,她不是女人,她是疯子,她是在勾引他吗? 这会衣服扯得差不多了,还蹭着床嘟嚷地叫二下:“热,开窗。”软绵绵的声音一听就是在作梦。 低头冷静冷静,可是眼神还是会瞟向她裸露在火光下那一只玉兔儿,倒看不出来这丑女人的胸还真不小,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触感啊!他觉得自已开始有些心摇神醉了。 鬼使神差地,他居然迅速地伸手,轻轻地摸了下。 软软的,暖暖的,象是有刺刺过心一般,有一刻的狂跳。 而她却又一转身,挡起了春光。 他听到脚步声,急急就拉起被子将她盖住,站了起来心虚地低头看着毯子说:“朱公公,你让宫女来照顾着,把窗都开了,给她摇扇子。”冷死她,她就不会踢被子了。 朱公公也没有多呆,随着皇上而去侍候着。 木鱼很满意现状,自从她那次冲进去保护小公鸡之后,小公鸡就没有再找她麻烦,也没有挑她刺儿了。 她手臂只不过是小伤,却把她包成粽子一样,索性就剪了只袖子好穿衣服,而且也清凉。 妃嫔们现在倒是听话,也乖顺多了,人的本能就是如此,但是她要的不是重在参与,而是精之于精,等她们开始适应,开始习惯,然后她就要进行淘汰了,只能留下精英的在皇上的身边,别的女人也只能委屈些了,不过素质方面,的确是改变了不少的娇气。 她手受伤了,过于剧烈的比如俯卧撑之类的就不能做了,但是训练不能落下,不然她的体能就没有进步,快下雨的傍晚有些透不过气来,她顺着后宫开劈出来的小道跑步,可是跑着跑着,就迷路了。 真糟糕可只有她一个人啊,早知道就带个人来跑步好了。 在后宫训练这么久,一直很多人一起所以根本就不存在迷路的问题,她不怕苦,不怕累不怕啥的就怕迷路。 在现代也是因为迷失了一会,就不小心滚落下山了,天色越发的暮黑,风带着流云四起,隐隐的风雨要来访。 “朱公公,杜暖暖还没有回来?”金熙有些焦急地看着窗外的风,宫灯都点起来了,怎么她还没有回来,派出去的人也说寻不到。 “回皇上的话,还没回来,奴才再加派些人去寻找。” “速去。”菜都要凉了,他也快饿死了。 如果往时他才不会等她呢,也不会和她同台吃饭,母后听说她冒死救了他,千里让人做来美食和一些赏品,让他亲自赏给她。 其实真是浪费,这个男人婆一样的女人,给她什么衣服饰品也是假的,她穿起来不别扭幺? 紫云山庄特有的香梨是蓄得很好的,为数并不多,太后让人送了三个过来,香香的味道诱惑着他。他想母后往时也最宠他了,三个梨,他只需要赐一个给丑女人就可以了,他先吃了一个,真是又甜又多汁啊,吃过之后十指都留香,等了一会,他又把第二个吃完了,还是一个美味。 夜越来越黑,金熙盯着那个梨馋虫在扭着,索性又自个切了一半吃,给她一半算好的了,宫里的妃子还都吃不上呢。吃完再看看,留给她的一半也挺多的,又再切了点吃……。 直到剩下一小声的时候,金熙怒了:“让朕等她吃饭,像话吗?你们这些奴才怎么做事的,这么晚还没有等到。” 饿死他了,要是她再不来,他又受不住诱惑想要把那一小块的梨丁给吃了,这传出去多不好,以为他是个吃货,半点也不留给她。 “皇上,木鱼小姐到了。” 赶在下雨之前到了,幸好有人来找她啊,这宫可真是一个迷宫,前脚踏进小皇上的宫殿,紧接着就听到后面哗哗的雨声。 木鱼拍拍心头进去,直视了那盯着饭菜看的小皇上一眼,清脆地说:“皇上你传我过来有什么事?” 听听这语气,真有把他当皇上吗?纵使她是恰巧救过他,那又怎样,救他是她的荣幸,却总不把他当一回事。 看到她裸露出来的一只手臂,脸一黑:“宫里少你衣料了?” “没有啊?”木鱼偏头看看手臂,晒得有此红,淡淡地说:“这样凉快,还不会碰到伤口,皇上我传过来有什么事?” 他看到她焦急地望窗外就觉得来气,他等她多久了,她还不耐烦一样。气不打一处来,扯着嗓子说:“你倒是比朕还忙啊,让朕等得你好辛苦。” “噗。”她的回应是忍不住的笑,这多像怨妇的语气啊,这小公鸡越来越幽默了。 “你笑什么?”他黑了脸。 “皇上说了个冷笑话。好吧好吧,你先别忙着生气,我可以作解释的,这后宫太大,我一个人跑着跑着就迷路了。” 他马上就是鄙视,然后仰高下巴:“太后很是感谢你上次的英勇。” “不用谢,这是我份用的事。” “朕也是这么觉得。” “……。”小公鸡谦虚一点会掉毛幺?会幺会幺? “这是太后赏你的。”他说,眼神滑到她光洁的手臂上,忽尔想到那天晚上悄悄的偷摸,指腹也变得麻麻酥酥的,耳根子一热感觉十分的局促。 “皇上?”木鱼皱着眉头:“你是不是生病了,脸怎么突然就红了?” “要你管。”他尖叫了起来,躲躲闪闪地不敢看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