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江湖很远大侠很近

更新时间:2019-06-12 10:03:39

江湖很远大侠很近 连载中

江湖很远大侠很近

来源:微小宝 作者:清源 分类:穿越 主角:冷宫曦 人气:

清源新书《江湖很远大侠很近》由清源所编写的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冷宫曦,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结拜姐妹用尽心思置她于死地,亲生姐姐为保自身弃她于不顾,恩爱夫君听信谗言贬她于冷宫。好不容易逃出生天,却又卷进大家族的黑暗斗争中,无端端遭人绑架……这些也便罢了。可眼前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她识朋友,他使坏,她做生意,他捣乱,她搬离了他的府,他还要死皮赖脸跟过来。搂了她的人,压了她的唇,还霸道地宣称她是他一个人的!喂喂,再耍无赖,我报告官府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快走!” 寒光一出,曦沉声低吼,瞬间,将身体的战斗力提到极致! 他一直知道,他不是白无常的对手,更别提刚刚为雪晴驱毒,又加上一路奔波,他更加不是白无常的对手! 眼下,他只希望,自己能拖得一时是一时,哪怕是只有一线生机,他也会绝不犹豫的让给她! “曦!” 被他攥着手以抛物线的形势,优美的用力甩了出去,雪晴忍不住的尖叫出声。 庙外的天又飘起了雪花,急速而过的瞬间,有雪片凉凉的落在了脸上,却是很快的渗到了骨子里。 曦的力度拿捏的恰好,甚至到她落地的时候,也是以屁股着地,着陆在积雪最厚的地方。“扑”的一声,雪晴大半个身子几乎都压进了雪中,但饶是如此,那厚实的积雪还是硌疼了她的身体。 胡乱的伸手抹去沾在脸上的积雪,雪晴努力的爬出来,刚要迈步,一道寒光破空而来,擦着她的脸颊射入身后微枯的枯树中。 “你敢动试试?” 雪晴后背一僵,没来得体味这刻骨的惊悚,一声冷寒的声音便响在耳边。听起来,好像是个女子,那声中的阴寒却偏偏的让她感觉毒蛇附骨。 “好!我不动!我知道你是来杀我的,可是,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请求?……不要让我死在他的眼前……” 雪晴深吸了口气,掩去心中那分苦涩的疼痛。 他拼尽了全力的在保护她,可结果…..曦,并不是我不珍惜,而是,我根本没有这个机会,就算最后真的要死,也不能让你眼睁睁的看着我死。 “哼!死到临头,还顾着风花雪月!好一个水性扬花的贱人!” 那人全身裹在黑衣里,看不得容颜,冷艳的声音却再一次宣告着,雪晴的请求,不可能! “去死吧!”无情的一声低喝,雪晴只觉背后一股大力传来,竟是向着庙内,曦与白无常纠结在一起的剑光,狠狠的撞去! 白无常一直看着曦的动作,他扔出雪晴,他没有阻拦,也懒得去阻拦,他有自信,不管曦耍什么样的花招,他都能将两人击杀在此! 另外,他感觉到了另一股杀气的临近,所以,他必须分出一部分的精力来应对突发的事件,而至于毫无反抗能力的雪晴,容她多活片刻又何防? “开始吧!我尊敬我的对手,可我并不会手软,相反,我会把你看作我最重要的敌人,用尽全力的来杀掉你!” 剑尖微微下垂,白无常低沉又郑重的说。这样的起剑式,大约也可以对得起曦了。 曦微微点头,同样郑重的向着白无常做了个‘请’的姿势,对敌人的尊重,也便是对自己的尊重,这个道理,他懂的。 而眼下的两人根本便不像那生死相决的对手,倒像是在切磋武艺的朋友。 眸光中只有敌人,没有任何人的存在!抱着必死的决心,曦沉稳的面对着明显功力高于自己的对手!白无常却是懒散一笑,看似随意的剑,更加随意的划了个弧度。 对决,一触即发! 而也在就庙外那黑衣人出现的瞬间,两人同时的动了。 税利的剑刃同时贴着彼此的肌肤划过,又在瞬间纠结在一起,击出一阵阵清亮的刀剑之音。那是肃杀的气息。突然,空气中一抹微然的激荡飘起,一袭娇弱的人影以极快的速度撞上两人的剑光。 “不!” 曦一声急吼,顾不得剑上反噬的力度,蓦的撤剑,并以极快的速度,伸臂转身,拿剑的手疾速的挡向背后,迎向白无常那犀利的剑光! “扑,扑!” 明显的察觉到他的身体有片刻的僵硬,雪晴登时心惊! 这两声…….一声是剑刺入肉的声音,痛心彻肺,一声,则是他口吐鲜血的声音,华华丽丽的喷了出来。点点滴滴的娇艳,回荡在冷冽的庙宇之内,染红了雪晴的双眼。 “曦!” 雪晴心疼的叫,猛的抬头,挣扎着想看他,却被他狠狠的按着脑袋,死死的压在自己的胸前! 空气中,浓重的血腥味无孔不入。雪晴急得要流泪,心,狠狠的被揪紧,刺痛! 他,硬生生的代她受了这一剑! “你输了!”白无常冷漠的看着,握剑的手,却是缓缓的松开。 曦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若他没有分心,怕是想要打败他,也得费些力气。而最让他值得尊敬的便是,他竟是用自己的身体,为这个女人挡下了他致命的一剑。 罢了,既然如此,那么,便给他们最后的温存吧! “我……没事!” 曦白着一张脸,唇角的血迹都顾不得擦去,首先便低头查看她的情况,直到确定她毫发无损时,这才咬着牙,轻轻的说,仿似受伤的不是他,而是一些不相关的人。 而就是这样的表情,让雪晴的双眼,霎时间模糊了起来。 “曦!你怎么这么傻……怎么这么傻……值得吗?你这样做值得吗?”手忙脚乱的挣脱他的保护,又手忙脚乱的抹着他唇角鲜红的血迹,雪晴哭叫着质问着他,感觉自己的心,头一次的,碎了! 她从来便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有某个男人这样舍身舍命的为自己。 她以为,这一切,只有在煸情的小说中才会出现,可是她错了。 当她真正体会到这份沉重的代价时,她的心是无与伦比的震憾与刻骨的伤痛! 曦,只要你活着,我会告诉你一切……只要你活着,我什么都告诉你…… “不哭!雪儿不哭!” 曦喘了口气,轻轻的搂着她,又单腿缓缓的跪下,以剑拄地,撑起了他伟岸的身躯。 虽然他现在的身体无比的虚弱,生命力在不断的流失,但他绝不能倒下! 他若倒下,雪儿,必死无疑! “雪儿不怕,有曦哥哥陪着你,不怕……乖!” 望着她泪流满面的模样,曦的心都快碎了。 “雪儿,都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你……雪儿…...咳……” 唇角一缕鲜血溢出,雪晴眼疾手快的帮着抹去,可却是越抹越多,越抹越心惊。 “不!不要!曦,是我的错!是我的错!他们杀的是我,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雪晴胡乱的摇着头,不住的抽泣着,曦看得心疼,艰难的抬手,想帮着她擦去脸上的泪,却努力了几次怎么也够不到。 雪晴心中一急,想也不想便抓起他的手,用力的按在她的脸上:“曦,你要活着,你一定要活着,我…..我喜欢你啊,你不能死,不能死的……” “哼!倒是够煸情的!” 望着两人生死相随的模样,白无常嘴角一抽,将眼睛撤了开。 庙门外,一抹黑色的人影静静的伫立,在他望过的瞬间,又如那虚幻的一阵轻烟,消失无踪。 白无常眉一挑,这个人影好熟悉。 转过头,庙内的两个人还在絮絮叨叨。 “雪儿……你,你真的,喜欢我吗?”人之将死,其言也真,曦激动过后的一抹苦笑,便很好的诠释了这句话的含义。 雪晴小脸一黯,刚想再说些什么,白无常冷哼一声,不无遗憾的道:“果然是一对情深意重的人啊,娘娘真是没有看错呢!既如此,那么我会如了你们的愿!只不过……是来世了!” 冷漠出手,正要握上那把自己的剑,却听雪晴一声低喝:“慢!” “什么?”他扭过头,看着这对苦命鸳鸯,脸上的不耐浮现。 他已经给了他们一次机会了,这次,莫不是要他放了他们?不!这根本不可能! “曦,你别说话!” 雪晴拍了拍欲言又止的曦,迎着白无常杀气凌冽的目光便望了过来。“放心!我不是让你放了我们的。我只是想说……既然要死,那么,可不可以让我们自己选择一下死的方式?” 这个要求……倒挺新鲜! 几分钟后,雪晴与曦相互扶持驻足在一处陡峭的山崖边。 “谢谢!”感受着冷冽如刀的寒风,雪晴低声的道着谢。不管怎么说,他终是答应了她的要求。 让他们自己来选择,死的方式。 白无常摇了摇头,竟是有些好笑的道:“你这声谢,我可不敢当!再怎么说,也是我要杀你们,而不是在放你们!” 雪晴偏过头,甜甜一笑,道:“你是奉命行事,我不怪你!只是,你这样的网开一面,我该谢还是要谢!” 白无常一愣,轻笑一声,道:“罢了罢了,你这人也是奇怪,既然你这么执着,那这声谢,我也接着便是!只是,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 如果是他,处在这种必死的情况下,他或许会要求,死得轻松一些,或者,死得壮烈一些。倒是这个女人,她提出的这个要求,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 面对他这个问题,雪晴微微低头,与曦相视一笑,又轻柔的擦去他唇角的血迹,点头道:“好!我可以告诉你!因为,我一直曾幻想,我是天空中的那一只自在翱翔的飞鸟,不受任何人的拘束,也不受任何世俗之礼的束缚……” 说到这里,她微微的顿了下,那深邃的希冀的透明的目光,瞬间几转,仿似透过那无尽的苍穹,遥望向了那幸福的未来,“因为我想,如果有来世,我可以活出真正的自我!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