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帝医狂妻

更新时间:2019-10-08 18:55:03

帝医狂妻 连载中

帝医狂妻

来源:微小宝 作者:甄萌 分类:穿越 主角:凤侍卫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帝医狂妻》的小说,是作者甄萌创作的穿越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被玷污了的凤家三小姐嫁给了权倾朝野的九千岁成为了太监妻,此消息一出京城哗然。 新婚当夜,洞房里上演全武行。 身为雇佣兵的凤无心不曾想到自己会嫁给一个死太监。 不仅如此,渣男利用她获得情报,渣女陷害她步步死局,渣爹渣亲戚更是从中获利、还真当她是从前的傀儡三小姐么。 可都说一江春水向东流,恰似一群太监上青楼,怎么她身边这死太监却夜夜吃不够日日精神足。 “死太监,你能行么??” “本尊能不能行,夫人试了才知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昏迷的凤无心并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等她醒来之时天色早已经黑透了。 房间内红烛摇曳,一双凤眸迎着烛火的光芒打量着周遭陌生的环境。 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嘶~~” 跳下高床的凤无心倒吸一口凉气冷气,现在的她从头到脚都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 只是赤着脚踩在冰冷的里面而已,可那感觉也如万千根钢针刺穿身体一般剧痛着。 该死的! 凤无心暗自咒骂了一句。 相比于前世佣兵的身体,这具身体简直弱鸡到不行! 休息了一会,体能恢复了不少。 脑海中残留的记忆只有原主被塞进了花轿离开凤府,凤家三小姐服下毒药嗝屁,而花轿被劫持之后的事情完完全全是片空白,究竟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导致原主这具身体成了现在的模样。 任由凤无心怎么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不过她倒在半昏半沉的状态下似乎隐隐约约听到九千岁府这几个字。 难不成现在身在太监府里? 凤无心环顾着四周,奢华如宫殿般的房间空旷的很,偌大的空间中仅有几件名贵的装饰品与一张特大号的高床,以及一股子嵌入空气中的血腥味。 对血腥味十分敏感的凤无心自然是嗅到了弥漫周围的腥甜气息。 传言中燕国九千岁是一个喜好折磨人的死变态,每一任嫁到九千岁府的女子前天晚上竖着进来第二天都会横着被抬出去,而且死状极为凄惨。 咦!想到这里凤无心恶心的鸡皮疙瘩掉一地,自古宦官为了弥补功能不足的缺陷都会有一些虐待的癖好。 想来这也是为何凤家不舍大小姐凤天心嫁给九千岁,反之让她凤无心做了替嫁的原因之一。 二来么,凤家老不死的以凤无心亲弟弟作为要挟,若她不嫁九千岁,便立刻杀了凤千言。 凤天心,凤无心,都是凤家的女儿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此时,门外响起一道道脚步声,凤无心身形一闪将自己隐藏在阴暗之中。 “本官要亲自审问凤无心,你们退下。 男性低沉声音落下,随着一声开门声冰冷的风雪灌进了房间,隐藏在暗处的眸子浮现出一抹杀意,看着那背对着她道模糊的身影凤无心随手抄起身边的花瓶。 死太监,听过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么。 看到时机成熟,一抹残红纵身跃起,凤无心手中的花瓶照着男人的脑袋砸了下去。 只要九千岁一死,她便去寻找凤千言带着他离开燕国,也算是还了原主贡献出身体的一份恩情,至于以后的事情,当然是各奔东西开始新的生活。 可谁知啪的一声脆响,花瓶并非没砸中男人的头骨,反而被男人随手一挥击碎。 飞溅的花瓶碎片到处都是,有的嵌入了木门中,有的割断了红烛,若不是凤无心躲闪及时怕是又增添几处新伤了。 断成两截的红烛倒在地上渐渐灭了火,一片黑暗之中,凤无心似猎豹一般戒备的盯着男人所在的方向,眸中寒意渐浓。 “死太监,身手不错。” 身为雇佣兵,凤无心招招致命,给敌人留下活命的机会便是将自身往绝路上推,所以她从手软。 刚才那致命一击她有绝对的信心能将地方击杀,但却被死太监轻松化解,这人的伸手不简单,要小心应对才是。 “何人。” 男人声音再起,低沉磁性甚是好听。 黑暗的房间中,在凤无心的目光准确无误的捕捉到男人的身影之际,一双勾魂夺魄的丹凤眼也同样落在凤无心的身上。 看着那道红影纵身上前,陌逸再次轻松化解凤无心的杀招,并反手牵制住她的琵琶骨限制了凤无心逃离。 “说,你是何人派来刺杀本官的。” “阎、王、爷。” 唇角一抹笑意浮现而出,被钳住手臂的凤无心并未挣扎反之近身靠近陌逸,不知何时出现在掌心中的花瓶碎片化作利刃凶器直击陌逸的咽喉。 利刃在前,陌逸后退一步松开了牵制着凤无心的手,凤无心利用这个时机反守为攻步步逼近。 砰! 咚! 砰砰! 房间里面两个人打的难舍难分,守在房门外的几名侍卫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眼中神情均是不解。 难道九千岁换了口味了? 无妨,反正最后这凤家三小姐都是死路一条。 侍卫们以为洞房里正在上演着活色生香的重口味限制级画面,殊不知,二人上演的则是一出全武行打戏。 “死太监,有种放开我咱们重新来过。” 最终,凤无心略逊一筹被陌逸以十分暧昧的动作压在了高床上。 而打斗中,凤无心身上本就支离破碎的嫁衣更是残缺不全,高高开叉的裙摆露出的春光。 该死的,要不是太过防范死太监没注意到脚下的障碍,她又怎么会摔在床上被死太监锁住命门。 “女人,你想怎么死。” 阴沉冰冷的声音回荡在空气中,一只修长的大手掐着凤无心纤细的脖颈。 只要陌逸微微一用力,少女便会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 “告诉本官你的目的,或许本官可以饶你不死。” “真的?” 被压在身下的凤无心转过头近距离的看着陌逸,蓦地,一抹灿烂无比的笑意咧在嘴角,那笑延伸到了眼底。 “早说么,早知道九千岁是这般通情达理的人,小女子就不会自不量力的贸然动手了。” 身为雇佣兵的凤无心坚守两个信念,钱和活下去。 二者等同的情况下,只有活下去才有希望,所以识时务者为俊杰是生存条件备必之一。 “九千岁想知道什么小女子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九千岁能不能先放开小女,人家的骨头都要断了呢,嘤嘤嘤嘤~~~” 凤眸中媚惑如丝碧波连连,是个男人看到这样的女子都会心生怜惜之意忍不住去呵护安抚一番。 当感觉到牵制着她的那道力量消失之际,一抹冷笑划过眼底。 忽然间,凤无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回过身,反身压在男人的身上叩住了他心脉处的命门。 一系列举动行云流水,得到主动控制权的凤无心半眯着笑眼,笑看着身下的模样俊美至极的男人。 “男人,你想怎么死。” “你以为能杀了本官么。” 被压在身下的陌逸亦是笑了起来,勾魂夺魄的丹凤眼似乎要将人的灵魂吸附进去一般。 就在陌逸话音落下的那一刻,一股锥心的疼痛直窜而上,还来不及思考的凤无心一口鲜血喷涌而出,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