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重生之狂妃狠狠爱

更新时间:2019-10-08 18:28:14

重生之狂妃狠狠爱 连载中

重生之狂妃狠狠爱

来源:微小宝 作者:节节 分类:穿越 主角:九霄老李 人气:

经典小说《重生之狂妃狠狠爱》由节节所编写的穿越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九霄老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当顶尖杀手进入草包皇贵妃的身体里,注定是一场腥风血雨。 羞辱她的妃子,直接揍!打过她的嫔妃,踩回去! 等等,那个笑的一脸欠扁的男的,似乎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恶首……看招! “爱妃,你要投怀送抱?”慕容锐笑了。 风九霄轻哼,一拳挥出;“给老娘滚!” “打是亲,骂是爱,爱妃,请不要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慕容锐冷笑一声,扭过头去,却朝慕容墨看去,他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一手拿着果盘,如墨一般的目光却紧紧地盯着风九霄,那双眼睛里,透露出的不仅仅是孩童的天真和惊奇,更有一丝赞叹之意。 他思忖着,一个7岁的孩童,怎么会有这样如大人般成熟老练的眼神?再一看,慕容墨已经在和一旁的宫女调笑,脸上的淘气明明验证了慕容墨就只是个7岁的孩子。他不再疑心,专心地看起眼前的表演。 在风九霄的‘杀人表演’过后,没有妃子再敢上台表演。司仪便只好宣布进行下一项:众妃献礼。 风九霄一听见这个,眉毛便皱了起来,一双凌厉的眼睛直直地朝司仪瞪去,难不成司仪知道她没有准备礼物,才故意让她出丑?还是说,这个司仪,根本就是众妃子的狗腿子? 慕容墨看向风九霄,她面无表情,没有得意也没有惊慌,心中暗叹:不愧是魅狐,没有给皇上准备礼物还这么镇定。 众妃子一听说要献上礼物,纷纷露出喜悦之色。 为了准备皇帝生辰的礼物,这一次她们可是花了大心思。惠妃与燕妃相视一笑,勾起唇角,得意的表情呼之欲出。 “每年都是些金玉,没什么意思,倒不如不看了吧。”慕容锐看向风九霄,她眉毛浅浅地描着,脸上画着淡淡的妆,颈项如粉玉雕琢成一半,肌肤光洁没有瑕疵,樱桃般丰润的唇微微抿着,不知是何意。 但根据慕容锐对风九霄的了解,她大抵根本没有准备礼物,因此也不必使她难堪。 谁知,惠妃却有些着急地站了起来,她眉心一点红痣,皱起眉头时楚楚可怜。 “皇上!臣妾和燕妃一起准备了上好的礼物给您,您怎么能不看呢?”说着,惠妃掖起手帕一角,擦拭着垂下的泪,似无限娇羞。 “罢,呈上来吧。”慕容锐皱起眉头,一丝不耐烦从眉间溢出,宝石一般的眸子里是深不见底的幽暗。 惠妃连忙命丫鬟将礼物拿出,雕刻着暗花纹的红木托盘之上,盛放着一只双耳瓶,粉色的青釉在外,圆润而有光泽,流线优雅美丽,仔细看双耳之处,是两只雕刻得栩栩如生的飞龙。 大家都被这做工精美的古董给震慑住了,一时之间鸦雀无声,再无话语。 慕容锐细细地看着这只双耳瓶,做工优良,是为上乘,心中不仅喜悦,点点头,颇为满意地说:“不错,不错。” 惠妃高兴不已,连忙跪倒在地上,说:“皇上能喜欢,真是臣妾三生有幸。” “惠妃,难得你如此有心意,这件礼物朕很喜欢,是何处得来?”慕容锐摆了摆手,命自己宫中的奴才将这瓷器放回宫中。 “并不止是臣妾一人的心意。”惠妃缓缓起身,身上一袭白纱随风缓缓摇动,披肩粉纱上绣着大朵大朵的精致的白百合,她牵过一旁的燕妃,低声说,“素闻皇帝喜欢古董,我不得出宫,便托人四处寻找,不想在典当行看见这只粉青釉,见成色极其可爱,又很有观赏价值,便想高价买下,不想燕妃也有此心,臣妾二人一商讨,便决定共同将这一份礼物送给皇上您。” “呵呵,燕妃,惠妃,你们的心意朕已经知晓了,你们的礼物朕很喜欢,坐下吧。”慕容锐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星眼中却仍旧晦暗无比。 惠妃和燕妃就座,众妃子起身,准备将礼物一一献给慕容锐。 慕容锐有些不耐,这种规模性的东西他本就不爱,挥了挥手,说:“罢了,不看了,奴才们代收了,晚了回宫里,朕会一一看的。” 众妃有些不满,但也只得一一退下。 这时,惠妃看向风九霄,莞尔一笑道:“不知霜贵妃有什么礼物要献给皇上呢?” 风九霄勾起嘴角,一丝冷笑溢出,她就知道惠妃不会如此轻易地善罢甘休。 听惠妃这样一说,众人的目光便都移至了风九霄的身上。只见她缓缓站起身,对着众人微微一笑,那笑容倾国倾城,一笑,这世间万物仿佛都失去了光彩,然,她说:“本宫本是没有给皇上准备礼物的,因为皇上说,本宫在他身边,就是最好的礼物了。不过,既然惠妃妹妹这样说,本宫就略略地送一个吧,本宫送个魔术给皇上,怎么样?” 风九霄微微侧目,看向慕容锐,他一脸的凝重,狭长的眼睛泛着冷冷的光,忽地,他笑起来,宠溺地说道:“爱妃若表演的好,朕就赏你一件东西。” 她微微一笑,带着些许不屑,缓缓站起身,黑如瀑布般的长发微微向前倾泻,藕色长纱缀了些墨色,显得素雅脱俗,随着她缓缓走动,百褶裙摆几乎不泛旖旎,足以看出她那一双金莲走路的姿态优雅。 风九霄移步到惠妃的面前,柔声说:“惠妃妹妹,不知,本宫用你做道具如何?” 惠妃脸色一变,原本还带着微笑的脸立即僵了下来。她自知风九霄恨她恨得要命,现在又要她做道具,岂不是…… “惠妃妹妹别害怕,不过是借你头上的钗一用罢了。不会伤到你。”风九霄鄙夷地看了她一眼,又转头看向慕容锐,“可请皇上看清楚了,魔术,本宫不会表演第二遍的。” 慕容锐淡淡点头,抿起嘴,认真地看向她。 世上竟有这样的美人儿,他的心上像是有一根线,直接连到她那里去,她的一举一动,无不牵扯着他的心。 风九霄瞧了瞧惠妃头上的钗,金丝配着碧绿珠翠,闪着淡淡的光。她微微一笑,手在惠妃的头顶上方轻轻一抚,惠妃的那钗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众人屏住呼吸看着风九霄,心中皆在纳闷:霜贵妃又没有触碰到那钗,钗怎么就凭空消失了呢? 惠妃也感觉到自己头上的重量减轻,抬手一摸,那钗竟不知哪里去了,不禁愕然。 慕容锐眯起了眼睛,好一个障眼法,好一个奇女子。 接着,风九霄移步走到燕妃面前,从她的头发上拿下一根钗,大家仔细一看,这正是惠妃头上的那只钗,不禁惊叹不已。 这时,燕妃的头发却如散珠一样披了下来,因为钗勾住了她的头发,此时,她的头发变得凌乱无比。燕妃大惊失色,连忙用手拢住自己的头发。 而众人沉浸在魔术的震惊之中无法自拔,过了半晌,才响起一阵如雷贯耳的掌声。 风九霄将钗还给惠妃,冷冷一笑,说:“雕虫小技,让众位见笑了。” 惠妃接过发钗,笑若芙蓉般说:“哪里的话,霜贵妃真是聪明伶俐,讨人喜欢,怪不得皇上如此喜欢你呢。” 风九霄缓缓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眼角的余光瞥见慕容墨,只见他偷偷朝自己翘起了大拇指,不禁冷冷地勾起唇角,再不去看他。 慕容墨险些炸毛,这女人,还是一如既往地冷漠,真是伤透了他这个暗恋者的心!不过……他为什么才七岁啊!他这可怜的小身板能不能一夜暴长,然后将她从慕容锐的身边夺过来? 唉,这大概是痴人说梦罢了。 “爱妃好厉害,朕只觉厉害,却不知其中蹊跷,爱妃可为朕讲解一番?”慕容锐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看向风九霄时,眼里有着无限溺爱。 “既是魔术,不能解密,否则便无神秘感了,抱歉,皇上,臣妾不能告诉你。” 众人哗然,这个霜贵妃好大的胆子!皇上都这样‘不耻下问’了,她竟然还是一副冷淡的模样,真是个特别的贵妃,皇上也真是奇怪,竟对她这般地宠爱! 燕妃和孟妃二人咬紧了牙齿,一双杏眼瞪得血红血红,恨不得风九霄碎尸万段!这女人,心机太深,故意对皇上欲擒故纵来讨取他的欢心! “呵,好一个神秘。”慕容锐听了她的话,不但不恼,反而笑起来,皓齿迷人,“来人,将昨年生辰北国大使送的那玉如意拿来。” 众人听见皇上这话,纷纷愕然:什么?昨年北国大使送来的玉如意?那可是孤品啊!这世间仅此一件的东西,而且做工上乘,价值连城,皇上竟然要把它…… 不,惠妃摇了摇头,她攥紧了衣角,这不可能,皇上不可能这么宠爱风九霄,不可能! 其他的妃子也都不敢相信,任凭皇上再怎么宠爱风九霄,也不可能将视为国宝的东西送给她,她们难以置信。 风九霄端庄地坐着,双手放在膝前,一副落落大方的模样,微微笑着,并不说话。 任慕容锐送她什么,她都不会感动,这些东西,不过身外之物罢了,慕容锐若是想用这些东西讨好她,可就真是太天真了。 没一会儿,一个奴才就将玉如意呈了上来,那玉如意闪闪发光,一看就是绝版之作,玉质上等,手臂粗的如意,竟没有一丝的杂质,清澈透明得如同玻璃。玉如意下铺着洁白如雪的兔毛铺垫。 玉如意一出,所有的人,连同太后,都忍不住朝那如意张望过去。燕妃和孟妃更甚,站起来探过身子,想一饱眼福。 玉如意实在漂亮,就连本不在意的风九霄也被这样温和的光芒给吸引了去,摄去了魂魄。如此美物,世间罕有,仅此一件。 那奴才跪在皇上面前,双手高高举起,皇上端起托盘,将玉如意递给了风九霄,脸上挂着云淡风轻的笑容:“爱妃,这个玉如意,朕送给你了,这是朕的爱物,你可要好好保管。” 风九霄也微微一笑,尽管如此,她眼神中的满不在乎却还是被慕容锐尽收眼底:“谢谢皇上,臣妾会妥善保管的。” 她并不伸手接过,命丫鬟秋枫接过。 这一举动又引起妃子们的不满,特别是惠妃,尽管表面上一副温和贤淑的模样,可心底却恨死了风九霄:这个看似对一切都不在乎的皇贵妃,却独获得了皇上的宠爱,真叫人恨得牙痒痒! 家宴开始,太后、皇帝、风九霄还有几位位高权重的妃子坐在同一桌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