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农门悍妻:邪王的小厨娘

更新时间:2019-10-08 17:39:38

农门悍妻:邪王的小厨娘 连载中

农门悍妻:邪王的小厨娘

来源:微小宝 作者:尘鸢 分类:穿越 主角:小师弟小姐姐 人气:

主角叫小师弟小姐姐的小说是《农门悍妻:邪王的小厨娘》,它的作者是尘鸢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人家穿越最不济也是个豪门庶女,可她倒好,穿越过来就喜当娘。 她倒是不怕,她厨艺高超,可以致富发家。 可是那位主动上门求扑倒的大帅哥,你怎么回事? 姐是有节操的人,你说扑倒…… 我们就果断扑倒!...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妹的,平时不吭气,到关键时候猛的很! 文艺拿白眼呲阿夜。 阿夜似笑非笑的看着文艺说:“怎么,我这样的安排不合理?” 当然不合理! 可是看着阿夜那浪样,文艺很肯定,她要是点头,他能直接把她按到床上OOXX 不可。 “我们还是投票决定吧!”文艺想了一个比较折中的办法。 “大姐跟姐夫住,姐夫身上可暖和了,大姐身上冷冰冰的,跟姐夫睡一起刚好。” 东子,你确定你只是个未成年么? 阿夜看着夏荷,难得露出笑容,“温和”的问,“夏荷,你觉得呢?” “我听姐……姐夫的!”夏荷想了想,还是没敢得罪阿夜,毕竟大姐好说话多了。 于是,文艺就这样“友好”的被弟弟妹妹卖给了这个她只知道叫阿夜的男人。 “两个小白眼狼!”文艺嗔骂。 东子眯着眼笑,乖乖的拿了新的洗脚盆,打了热水放到文艺面前,“大姐,您累了,泡个脚睡觉吧?” 好吧,小正太什么的,最萌了! 睡觉的时候,文艺尽量不挨着阿夜,可是她自从穿越到阳春妮身上后,手脚真是冷冰冰的,晚上根本就睡不好。 阿夜原本背对着文艺,见文艺辗转反侧,他转过身来,有些抗拒的,又无可奈何的将文艺搂在怀里。 “谢谢!”文艺声如蚊呐的道谢。 暗夜中,阿夜勾唇淡笑,只是紧了紧手,并未开口。 这夜,文艺睡得十分安稳。 天快亮时,文艺从睡梦中醒来,她自己都无法理解,自己怎么能在一个陌生人怀里如此安睡。 经过一番懊恼的自我批斗之后,文艺看了看天色,还是觉得先解决温饱比较重要。 文艺悄然起身,她必须要从阿夜的身上跨过去,才能下床,可她刚刚跨过去,睡梦中的阿夜忽然睁开眸子,幽冷的看着她。 而后…… 一把将她搂在怀里,翻身压住。 “那个……少年,我得去逮鸟儿去了,下顿饭钱还没着落呢?”文艺无可奈何的说。 阿夜睨了文艺两眼,这才不情不愿的放开她。 妈呀,阿夜再帅下去,她可就真要出手了! 文艺摇摇头,把那些烂七八糟的思想摇走,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像被狗撵了一样跨过阿夜,随便拢了拢头发,就出门布置她要的陷阱去了。 正在收网的时候,却不知哪里扑上来好几个人,惊走了好些鸟儿。 “混蛋!”文艺起得早,就怕遇见魑魅魍魉,手边随时都准备了刀,见自己生财的工具被破坏,她气得提着刀子就砍。 可是对方有三个人,见文艺拔刀,便围着她准备抢她手里的刀子。 这时,不知哪里出来个蒙面黑衣人,三两下将那三个人打趴下了。 打完,那人就消失不见。 文艺顾不得管那些人,飞奔回房间去,却看见阿夜安安静静的躺着,不知睡得有多香。 不是阿夜! 文艺气急败坏的走出去,把那三个搞破坏的大小混蛋用绳子绑起来,然后才起身走进屋里去,叫了夏荷和东子起来。 “夏荷,东子,你们去请族长来一趟,就说我们家遭贼了。” 一听家里遭贼了,东子和夏荷连忙起身去请族长去了。 没多久,族长就带着几个壮年上他们家来了,他们到的时候,天刚刚亮,文艺坐在火堆旁边拔毛,见族长来了,她连忙在身上蹭了蹭鸟毛,起身跟族长行礼。 此时,阿夜伸着懒腰从屋里走出来。 “怎么了?”他惊讶的问。 文艺没理会他,只躬身同族长说:“族长,我今早上准备捕些麻雀去集市上卖,麻雀刚落网,这几人就扑上来同我抢夺麻雀,太过分了。” 族长睨了那三个被打的鼻青脸肿重度昏迷的人,淡声问:“你打的?” “不好意思啊,刚好手里有棍子,下意识反应,就给他们一人吃了一闷棍。”文艺“不好意思”的说。 噗! 跟在族长身后的两个年轻人都忍不住笑了,这得是有多下意识,才会打出这么有威力的一闷棍啊? “去看看,是哪个胆大包天的!”族长很是头疼。 跟着族长来的年轻人走过去,把那三小偷翻过身来,胡撸一把脸上的灰后,哑然的看着族长说:“是友生叔家的那三个儿子。” 正在这时,后娘忽然干嚎着朝这边走来,“是哪个天杀的,半夜三更去我家打我儿子不说,还把我儿子绑走了呀?” “是这样么?”文艺走进屋去,打了一盆冷水出来,挨个给他们浇浇水,让三人从昏迷中醒来。 她也不对着那两个孩子,就扯着后娘自己带来的儿子阳才顺的衣领,把刀架在他脖子上问:“你们来我家干什么?” 那阳才顺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吓得连忙求饶:“春妮,你别这样,我娘只是让我来打听打听,看你到底在做什么营生。” 后娘咬着牙跺脚,没想到这小子这么快就把她出卖了。 “如花,春妮已经退让这么多,你一再相逼,是何道理?”族长跺了拐杖,冷声问。 文艺拉着族长坐在火堆边上,凄婉的说:“我今天还跟人家酒楼老板说了,一定给他一千只麻雀,我昨天可是收了人家一两银子的定金了,这样一闹,我们今天不但没钱吃饭,还得赔人家二两银子,我去哪里赔偿人家二两两银子哟。” 见文艺又哭,夏荷跟东子连忙凑上去,姐弟仨抱头痛哭。 “如花,你仨儿子害得他们姐弟三成这样,这二两银子就该你赔人家。”族长发话了。 文艺心里那个乐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