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倾世王妃:王爷,我不嫁

更新时间:2019-10-07 10:22:34

倾世王妃:王爷,我不嫁 连载中

倾世王妃:王爷,我不嫁

来源:微小宝 作者:百里南 分类:穿越 主角:府冷清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倾世王妃:王爷,我不嫁》是百里南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府冷清,书中主要讲述了:被弃,只因母亲身份低下,只因女儿贱如草介…… 被卖,只因穷困潦倒,只因三餐不继…… 被害,只因容颜秀丽,只因性格倔强…… 嫁人,是母亲的恳求,是爱人的背叛,是仇人的逼迫,为了生存,为了高人一等,她毅然选择了这条艰辛的路…… 而他,被迫娶她,只为了增加筹码,只为了高高在上的皇位,他与她只是矛与盾的关系,心早有所属,注定只能让她备受冷落、欺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姐,今儿个天气暖和了,咱们出去走走吧。”在偏院中闷了一个冬天的翠儿,忍不住再次建议道。 看着静坐在窗前发呆的云笙月,翠儿微微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提议多少次了,云笙月总是不肯走出偏院一步,说多了,她就会来一句,你自己出去玩吧,不用理会我。 眼看云笙月日渐消瘦,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双水灵的大眼终日雾气弥漫,翠儿着实心疼,她心中清楚自家小姐并不是因为勤王的冷落才会如此的,虽然府中人整日说三道四,猜测连连,但谁能知道她家小姐的心事呢,想来应是为了江南的那位公子。 可惜小姐不愿多说,在她看来,既嫁入王府应该忘了前事争取得到王爷欢心才好,只略劝过一次,就被云笙月冰冷的目光给吓到了,那是她第一次用那样的眼神看她,害她从此不敢再提相关话题,但心底总是希望小姐能开心起来。 正当翠儿以为这话又是白说之时,云笙月突然起身道:“你不是说过离这王府西边有个大湖,湖水碧绿可人么,带上琴,我们去湖边坐坐。” “啊!好好,我马上去取琴,小姐,您也加件披风,外面有风。”翠儿楞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喜滋滋地找琴去了,她觉得她家小姐心地好,人又漂亮,琴棋书画样样不俗,只要多出去走走,让王爷注意到的话,王爷一定会动心的,反正在她看来,她家小姐可比那个假腥腥的珏侧妃娘娘可要好多了。 那女人表面上一团和气,暗地里却总是指使手下的丫环来为难她,她忍了几次,最终是因为她们嘴里不干不净,说什么她家小姐肯定是因为不洁之身才让王爷在新房待不下去,从此被冷落的,若不是因为皇上赐婚估计早就被休出府去了。 这话她还没敢告诉小姐呢,当时实在是气不过才推了那丫头一把,结果被恶人先告状,肯定是那个仙妃说了什么,才让王爷震怒并将她们赶到偏院住的,结果小姐一点也不在意,害得她只能自个儿生闷气。 至此后估计是见她们没什么威胁性了,故意找她麻烦的人才少了些,但小姐被罚到偏院,还能指望别的下人给好脸色么?这些她也不能跟小姐说,小姐救了她,有吃有住有这么好的主子,她不能因为受点气就去烦本来就伤心难过的小姐,只是她心里还是日日期盼着小姐能振作起来才好。 这王府虽大,两个月下来,翠儿倒也混熟了一些地方,当然,王爷住的东院,还有处理公务的清墨轩那一片她是从没敢去过的。这西边的碧湖,地势开阔,平常又清静,她却是逛过几回的。 熟门熟路地带着云笙月一路走向碧湖,偶遇一些下人,看见云笙月都楞在当场,不等她们反应过来,云笙月已经目不斜视地走过去了,身后只留下好奇的窃窍私语。 尚未到湖边,已经听到一阵悠扬清洌的琴声,云笙月止了脚步,远远望去,微风吹过,那湖面波光粼粼十分宽阔,果是令人心旷神怡,但湖边亭中已经坐着一男一女,亭外尚有一名侍卫和两个丫环候着。 这府中并没有多少主了,想必那男人就是勤王,笙月习武,视力不错,瞧着那男子竟隐约感觉有些面熟,他专注地看着弹琴的女子,面带柔情,并未注意到她们这边。 身旁的女子,不时看向男子,巧笑倩兮,十指纤纤,轻拔琴弦,一曲寻常的春日兰心让她弹得情深款款,显见也有几分功底。 好一派郞情妾意,云笙月轻叹了一声,并不是嫉妒,反到是十分羡慕,想以前,在风城,她与百里玉不也经常琴萧和鸣,羡煞旁人么。 她收回眼神,毅然转身向来时路走去,翠儿瞪向亭中人,也只能懊恼地跺了一下脚然后跟着她往回走去。 “小姐,您为什么要避开啊!”回到偏院,翠儿终于不甘心地问道。 云笙月执起画笔,并不理会翠儿的问题。 翠儿马上研起墨来,嘴上却还是不停:“小姐您才是正妃娘娘,那个珏侧妃算什么,看她那个神气的样子,好象自个儿是正主子似的。” “翠儿,你不是说过那侧妃已在府中三年多了么,他们本就情投意义,我才是多余的人。”云笙月淡淡地道,表情巍然不动,手中却是挥洒自如,勾勒之下竟是一双壁人,只是还看不清脸孔。 “小姐您怎么这样想,难道您想一辈子避着王爷,住在这偏院么?”翠儿皱眉道,这日子可还长得很呢。 云笙月微怔了一下,手中新沾的墨汁已经滴落在纸上,她轻叹了一声放下了画笔,坐回了窗边。 翠儿见她脸色落寞忧伤,不由暗自懊恼,正想转换话题说点别的,云笙月又开口问:“翠儿,你觉得我应该如何呢?除了讨好那王爷之外。” “这......”翠儿小心翼翼地问:“小姐您真的不肯理会王爷么?” “呵,我确实是不想和他有什么交集,他也是如此,成亲当晚他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一点我们倒算是达成共识了。”云笙月轻笑道,语气中听不出坏来。 翠儿习惯性地撅了一下小嘴道:“王爷真的这么无情么?看来王爷真的是被那个假腥腥的女人给迷住了。” “什么假腥腥的女人?”云笙月挑眉问道,翠儿受欺负的事一直没有说过,当日勤王叫人让她们搬出春兰院时并没有说什么理由,她也没问半句。 难得见云笙月有了回应,跟和她聊天了,翠儿马上打开了话匣子一样,“小姐您不知道,翠儿本来不想说这些的,可是那个珏侧妃实在是太过份了,这府中人都直呼她为仙妃娘娘,弄得好象她是正妃一样,她身边的两个丫环眼睛简直是长在头顶上的,以前每次我去厨房都被刁难,我还以为是这王府里规矩多,其实就是她们授意的。” “还有害小姐搬到偏院......”见云笙月并无不耐,翠儿继续道:“王爷生气让小姐搬到偏院,肯定是那个侧妃吹了枕头风,如果不是她纵容,她的丫环也不敢说出那样不要脸的话来。” “哦,说了什么话?”云笙月突然有了些兴趣,这两个月来她只觉得自己心都死了,对一切不闻不问,竟忘了在这诺大的府中生活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她是无所谓,应是连累翠儿受了不少委屈了,也难得她能忍到今日。 “她们说.....她们说因为小姐不洁,所以王爷才离了新房。”翠儿吞吞吐吐地边说边看云笙月的反应,见她表情不变才接着道:“说如果不是皇上赐婚的话,王爷早就休了小姐了,说正妃娘娘的位子本来就是她们主子的” “就这些?”云笙月语气淡然,这么几句话算什么,要比较起来,这王府人口简单,实在是没有百里家复杂。 百里二爷娶了五房妻妾,生有三个儿子,七个女儿,那些个勾心斗角、陷害嫁祸什么的多了去了。也是夫人和公子独居两连的两院,而且因着百里二爷的交待,更兼早年处理过一些对公子服侍不尽心的下人,且连百里二爷的长公子都被打过藤条之后,才没人敢招惹她们院的人了,但看到的,听到的故事也多了去了。 而慕容宇十六岁出宫有了自己的府第,府中除了侍卫和奴才之外再没什么人,她入府之前唯一的女主子也就是那陈珏儿,她在这府中已经待了三年多,正式纳为侧妃也有半年了,听说若不是身份卑微,慕容宇是一心要娶她做正妃的。 想必他一直有将她扶正的意思,却被自己插了一脚,不仅他不高兴,陈珏儿肯定是更不高兴了,这也是人之常情吧,完全可以理解,没什么好意外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