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毒妃惑心:殿下,别追了

更新时间:2019-10-06 11:39:51

毒妃惑心:殿下,别追了 连载中

毒妃惑心:殿下,别追了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一枚铜钱 分类:穿越 主角:王梁利剑 人气:

主角是王梁利剑的小说《毒妃惑心:殿下,别追了》此文是一枚铜钱原创的穿越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皇叔貌美比猫傲,却看上了个三无姑娘。 姑娘表示:殿下位高权重我不和你玩。 皇叔表示:你人微言轻我就想和你玩。 姑娘被逼大显身手吓坏了一群追她的人。 尊贵殿下乐呵呵地拍手:我家王妃艺高人胆大,日后可保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就算是不喜欢也不可能做这样的事啊!许红妆不可置信地感叹,当即哎了一声道:“姐姐说的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为了那个人而做这样的事?”   对于一个不喜欢的人无视他就好了,为了他做这些事作甚?岂不是得不偿失的很。   许月笙被这话一点也想的通透了,低头傻呼呼地一笑道:“是我想的岔了。”   “月儿你去端杯姜茶来。”章氏在一旁吩咐道。   “对对对,妹妹淋了雨确实是要喝杯姜茶。”许月笙恍然大悟的拍了下手掌,随后拉着裙摆往外头小跑去。   章氏等着许月笙的身子从这房间离了开去才落下思绪地开口,“你大姐……”想起自己一年未有见过的女儿,目中不由染上几分酸涩,抽抽噎噎地道:“这几日你先休息,待过几日有了空闲,就替娘送些东西过去吧。”   大姐许安溪,十七岁,已嫁给二殿下三年。   许红妆听到大姐两个字便就知道自己母亲藏着的小心思,想了想道:“后日吧,后日是个好日子。”   后日的好日子,正是许安溪的生辰。   许红妆一大早就起来收拾了自己,穿上一件素花翠裙,别上珍珠翡翠簪,拿着章氏准备好的东西直接前往了二殿下的府邸。   二殿下叫君明皓,现已封了祁王。   为人还算亲和良善,对许安溪也算不差。只是男人嘛,多少有些花花肠子,许安溪虽是在十四岁嫁给他为正王妃,本来该是件值得欢喜一生的事,却因为有一个侧妃和几个小室的关系时常闷闷不乐。   连着今日这般的好日子面上都显出几分憔悴。   许红妆跟着她走到内室处坐下,虽是有些知晓这王府里的事但还是关切地问上一句,“我瞧着姐姐面色不佳,可是近日未有休息好?”   “没事。”许安溪听到自己妹妹的话才回了些神,看着她缓缓摇头,末了,虚叹一长气,强颜欢笑的望向许红妆,“妆儿今日来看我,是我这几月来最你开心的一日。”   话语顿了会儿,许安溪眸中担忧地道:“前些时日的事我也着听着下人说了,一直想着要找个机会去看你一眼,到底也是没有寻到什么好机会。”   “统不过都是些小事罢了。”许红妆大方的摆手,一脸的无所谓模样,“大姐不用将我这小事放在心上。”   许安溪像是还有什么心事,抬手轻覆在许红妆的手背之处,欲言又止。   “姐姐莫要不开心了,今日母亲让我可是带来了姐姐喜欢吃的东西。”收回搭在桌上的手,许红妆拿出自己带来的东西,欢喜地道:“这些都是母亲亲手做的蜜饯和一些姐姐喜欢吃的吃食,还有几套母亲亲手做的衣服。”   许安溪的这模样定是有话要说,可既然不说的话那她就只能说些别的事了。   “不忙。”许安溪终于拉住许红妆一直忙碌的手,紧张的看了眼周围后起身去关了门,回身时候难以启唇地皱了眉,压低了嗓音,“我嫁给殿下这么多年,肚子里一直没有消息,不知道妆儿可是有法子?”一双与章氏极像的眼睛盯着她,既是期待又是渴望。   许安溪嫁给祁王三年,却一直都是肚子空空,这件事从嫁进王府的一年开始就是一件供人耻笑的事情,所以对于祁王这般花心模样,上头的人以及太师夫妇也不好多说。毕竟不能为皇家传宗接代,本身就不是一件好事。   在来的时候许红妆其实也起了这样的念头并且想着该怎么开头让自己有理由检查她的身子,如今听到她这般说了,反倒是轻巧了。   手指在桌上轻轻敲了敲,许红妆扬着细眉道:“那我为姐姐把脉。”   “妆儿还会这个?”许安溪虽是疑问,但为了能怀的孩子早已是什么都信了,拉起袖子伸出了手去。   许红妆亮丽的眸子里蕴着笑意,说着永恒不变的借口,“姐姐知晓我一向爱读书,未想在几年前看到一本医书之后更是欲罢不能,这便就偷巧地学了一些。”   许安溪听到这话却是深信不疑,轻轻笑两声,看着她的目光里添了几抹羡慕的神色,“我真是越发地羡慕妆儿了,能在母亲的身边待着这么久,还能这般无忧无虑,若是我也能如此,大抵也能像妆儿这般欢喜度日。”   “姐姐比我早出生三年,若真要说起来我也不算在母亲身边久待,毕竟不久之后我也要嫁给四殿下了。”说这话的时候许红妆眉眼不变,未见欢喜,未见忧愁,清清淡淡一如流水。   许安溪比她大三岁,而她在许安溪嫁人的年纪也要嫁了人,所以在家里的时间都是一样的,并没有谁比谁更久待一些。   只是这样的事情在不同的人眼里就是不一样的。   许安溪在祁王府三年,而许红妆在家里三年,也就是说,许安溪认为许红妆是比她多在家里三年的,如今听到许红妆说这样的话,她这心里的情绪难免有些低落和不喜。   “姐姐的身子并不是不能生子,只是微微有些寒了些,只要多吃些温热之物养养身子便就成了。”半晌,许红妆收回手,细细琢磨了一下道:“我为姐姐开一服温养的药方。”   这药吃完后若是还不受孕,那便就只能是对方的问题了。   毕竟,这祁王殿下的府上,未有孕身的也不止是许安溪而已,这么多的侧妃和小室好像就只生下了个孩子,可惜是个女儿,所以那生了孩子的也没有因为自己女儿爬上去。   只是在这个世道上谁会认为不会生孩子是一个男人的事?何况还是一个皇族里的殿下更不敢往这方面去想。   许安溪淡淡点头听进了这话,只是目中仍是有些发愁。   “姐姐不用为此事担心,这事情向来不需要多思的,多思反而伤身。况且也未有听说有人怀了殿下的儿子不是?”见她仍是有些没想透,许红妆便走上前去,小心的搭在她的肩上替她按着,话语轻轻,“此事向来也急不得,需得慢慢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