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农家小媳妇:夫君种田忙

更新时间:2021-10-26 21:23:58

农家小媳妇:夫君种田忙 连载中

农家小媳妇:夫君种田忙

来源:微小宝 作者:巫山不是云 分类:穿越 主角:秦瑟王翠 人气:

《农家小媳妇:夫君种田忙》为巫山不是云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一代玄门大师秦瑟穿越成了人人喊打的农家小媳妇。 清高、自傲,十指不沾阳春水,村里人都不喜欢她? 没关系,风水堪舆、相面八字、铁口直断、寻龙点穴,训到他们服气,一个个哭爹喊娘地叫祖宗! 秦瑟意气风发的朝前走,屁股后面却跟了个便宜夫君。 这夫君啥都好,就是太粘人。 “娘子,我的腿不舒服,你抱抱我……” “……” “娘子,我的腰不舒服,你亲亲我……” “……” “娘子,我的头不舒服,你快来陪陪我……” 碰上个粘人夫君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谁让他长得好看,留着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秦瑟需要一个,打消村里所有人乱七八糟的念头。 谢陈氏就送上了这个机会。 她不用白不用。 她又不是邪祟附体,自然也不惧什么法事。 等到法事没有任何反应,谁也不敢再提起怀疑一说。 谢陈氏盯着秦瑟看了片刻,拍案定板:“好,我答应你!桁哥儿你去找村长,叫他请宗族耆老和全村人来看!就在你家院外,做这一场法事!我倒要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还能躲得过不成!” 语毕,谢陈氏朝张半仙看过去,“张半仙,您应该有把握吧?” “带我做法看看,若是邪祟,必定让她吃不了兜着走。”张半仙信誓旦旦。 谢陈氏松了一口气,见谢桁还不动,她便催促道:“去啊,还站着作甚?” “去吧,我没事。”秦瑟闻言,朝谢桁笑了笑。 谢桁见她一点都不害怕,像是胸有成竹,他抿了抿唇,这才走了出去。 见自己的孙子不听自己的,到现在还听秦瑟的,谢陈氏差点气了个绝倒,看着秦瑟的目光更加不善,冷哼了一声,就朝院子外走去。 秦瑟跟在后面,在从张半仙身旁经过时,她打量了一下这牛鼻子老道,却发现他身上一点真气波动都没有,就是个普通人。 好啊,敢情是个江湖骗子? 秦瑟心里啧了一声。 张半仙却抬头挺胸,手里拿着个罗盘和桃木剑,嘴里咿咿呀呀地念着什么,装得倒是很像那么回事。 …… 谢桁把村长和谢家族老还有村里人叫过来的时候,张半仙已经开始围着秦瑟做准备。 秦瑟就站在院子外的空地上,张半仙掏出准备好的黑狗血、桃木条、符箓,围着秦瑟贴了一圈,还摆上了香案。 秦瑟见他准备了那么多东西,心想准备的还挺齐全。 看到人都来了,谢陈氏便朗声道:“麻烦诸位过来一同见证,助我孙儿驱邪!” 大家看到这阵仗都有些意外,没想到谢陈氏还真准备对秦瑟下手。 但一想到谢陈氏一向不喜欢秦瑟,他们也就理解了,本来就不喜欢,要是趁此机会能踩死不是更好? 只是大家都在怀疑,秦瑟是不是真的撞了邪,一个个都朝秦瑟看过去。 “祖母这话可没说全乎。”秦瑟却扬唇一笑,朝村民抱了抱拳道:“今天请诸位来,还是想让诸位帮忙做个证,希望在今日法事之后,没有人再发疯似的胡言乱语,说我是撞邪。” 谢桁抿着唇,神情却一点都放松不下来。 其余人闻言倒是更好奇了。 “妖孽,休得胡言,今天本尊定要让你魂飞魄散!”张半仙一听,秦瑟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拿着桃木剑便喝了起来。 秦瑟挑眉,“妖孽?敢问半仙觉得我是什么妖孽化身?” “狐狸精,百年的狐狸精!”张半仙方才只是随口一说,听得秦瑟这么问,他眼珠子一转,反应倒也快,指着秦瑟便喝道:“小小狐狸精,杀人害命,天理难容!今日本尊就让你伏诛!” 闻言,秦瑟差点没笑出来。 她原以为这丫起码是半吊子水平,现在看来全靠胡说八道,坑蒙拐骗! 然而,谢陈氏一听是狐狸精,心下却更是信了几分。 要不是狐狸精,怎么她那孙儿那么信秦瑟的话? 定然是狐狸精! 谢陈氏连忙对张半仙一拜,信以为真地拜服道:“那就有劳大仙,把这狐狸精给杀了!” “那是自然,本尊出手,定叫这小小狐狸精无处可逃!” 张半仙捋了捋胡子,抬着下巴,一副自信爆棚的样子。 看到张半仙和谢陈氏说得一板一眼的,大家都在暗自思忖这是真是假。 “是吗?”秦瑟淡淡地一笑,盯着张半仙,“那我就拭目以待了,大仙~~~” 她故意拖长了尾音。 张半仙听得心里咯噔一下,莫名觉得这小娘们儿真有点邪性。 莫说邪祟,就是常人瞧见他这阵仗这架势,都会吓得直哭,她一个小娘们儿就算没撞邪,也不该这时候还笑得出来啊? 张半仙心里莫名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这个时候总不能扔下走人,他硬着头皮喝了一声,嘴里叽里咕噜念着一些旁人听不懂的腔调,围绕着香案走起四方步,手里的桃木剑上不知擦了什么东西,他含了一口酒往上一喷,桃木剑上便窜出一抹火焰来。 大家看得一惊,只以为这半仙是真有能力。 就见这时张半仙拿着着火的桃木剑,走到秦瑟身边,冲着她的后背横起剑面,就打了下来。 秦瑟完全没料到,他还动手……被打的身子一晃,疼痛感瞬间在背上蔓延开来,但她很快就恢复站稳,抿着唇,没有露出一丝异样来。 谢桁看到这一幕,握紧了拳头,猛地往前走了一步就要上前,谢陈氏却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死死拉着他,不准他上前破坏。 就在他们拉扯之间,张半仙打了秦瑟好几下,除了最开始秦瑟没有防备晃了一下外,她连眼睛都没眨。 张半仙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他在这附近十里八村呆了快十年,坑蒙拐骗从来没出过问题,而且他也不全是坑蒙拐骗,就他手里这桃木剑,是真的请大师开过光加持过的宝剑,寻常小玩意儿见了这剑都绕着走,他才能在这附近过得畅快,让众人信服。 没道理到了这儿,他这宝剑就失效了啊? 除非…… 有两个可能。 一来是,秦瑟不是邪祟。 二来,秦瑟体内的邪祟,比他这宝剑厉害的多,才能不惧怕! 无论是哪种可能,张半仙都有点慌了。 见张半仙停在那儿,眼神慌乱,秦瑟勾唇笑了笑,“大仙怎么不继续了?方才那几下,就是大仙的全部本事了?” 闻言,大家全都有些奇怪地望着张半仙和秦瑟。 张半仙那几下,一点也没打出什么东西来,秦瑟都没在怕的。 看来秦瑟不是撞邪了? 谢陈氏面色也有点懵然,对这结果始料未及,在她心里,秦瑟一定是撞邪了,没跑。 没道理打不死啊! 谢陈氏连忙朝张半仙催促道:“大仙,你倒是动手诛了这邪祟啊!” “我……”张半仙就那两下花架子,现在都用完了,他上哪去动手啊? 见张半仙慌张地咽了一口口水,秦瑟微微笑道:“看来大仙是其他手段了?那现在该我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