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喜截良缘:霸道贵妃太妩媚

更新时间:2021-10-23 21:44:31

喜截良缘:霸道贵妃太妩媚 连载中

喜截良缘:霸道贵妃太妩媚

来源:微小宝 作者:鼓风 分类:穿越 主角:陈陈妃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鼓风的原创小说《喜截良缘:霸道贵妃太妩媚》,主角陈陈妃,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醉酒醒来,白骨精变成了后宫的妃子?莫非这酒里有毒……正当她疑惑时,才发现自己还是一个不被宠爱的妃子,皇帝路过她的寝宫十次,十次都不进来!真渣!她刚骂出口就被皇帝捕风捉影了!“你在骂我渣?”“没……没有。”谁料这小皇帝出口成章:“我渣是没有错,但是我的渣是和你共度良宵的时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进宫三年,可是吃了陈妃太多的亏,喜鹊有些害怕,却不忘安慰主子道:“主子和她一样是妃嫔,没事的。”   可这话说的,她自己都没底气,论家世,陈柳不分上下,可论皇恩,陈妃代掌凤印,柳妃却是连皇帝的面都没见着。   柳安然对于这个忠心的小婢女很有好感,多说了几句:“她生事又能怎么样?皇上再不待见我,还不是娶了我进宫,冷待着就是了。任由她千般风雨,我俨然不动就是了。以前啊,太傻了。”   她自然是在感叹宿主,喜鹊却以为是在感叹她自己,不由得鼻子一酸,有了几分庆幸,主子总算是想开了,不再因为爱慕陛下,而忍气吞声了。   都说柳妃是因为陈妃气病的,何尝不是因为皇帝的冷漠而伤透了心?   柳安然还不知,小婢女已经把自己的转变,误解成了心灰意冷。此刻,她正研究满桌子的饭菜,一共八道菜,道道皆是精品,但她还是看出了端倪。   芹菜与兔肉同食,会导致秀发掉落,甲鱼与苋菜会致人死地,桌上的菜,几乎样样相克,除了执掌六宫的陈妃,谁还能有这样的手笔?   柳安然冷冷一笑,筷子一撂,望着传菜的三个太监,慢条斯理道:“你们几个也是辛苦了,今日这菜,便赏给你们了。”   领头的那个忽然脸色一变,然后跪地卑微的讨好:“娘娘的东西,那都是极好的,奴才是个贱皮贱肉,受不起。”   “哦?”柳安然心里有了数,挑了挑眉,呵斥道:“本宫说你受的起,你便受的起,现在推脱,是不把本宫放在眼里么?没有尊卑的东西,拖下去,给我重重的打!”   谁也没想到,她会忽然发威,领头的太监委屈道:“娘娘,奴才们尽心尽力,没功劳也有苦劳,您这是做什么?”   他就是仗着平日里柳妃软绵绵的性格,可惜失望了,柳安然那柔柔的外貌下,是一颗铁血硬汉心,而宫里的奴才们一个个也是摩拳擦掌。   经过上午面对陈公公的硬气,谁还把一个小小的奴才放在眼中,立即便有几个小太监将人按住,取来了板子。   有的机灵,将领头太监的嘴捂上,这一声声下去,尽是闷哼。   其余的两个小太监见状,哪还敢放肆,立刻跪地求饶,牟足了劲的叩头,柳安然本准备立了威就让人起来,忽然听外边有一娇音传进来,“这长乐宫比外头都冷,妹妹火气怎么还那么大?”   只见一个女子走了进来,身着刻丝泥金银如意云纹缎裳,配着百褶如意月裙,外头披着一件翠纹织锦羽缎斗篷,肌肤胜雪,眼眸如星,端的是明艳动人,在这冬日里,如同盛开的火焰。   众人一惊,齐齐俯身行礼道:“陈妃娘娘。”   那个被打的皮开肉绽的领头太监眼睛一亮,满是哀求。   众人形色各异,唯有柳安然眼皮子都不抬一下,低沉沉且不容置疑的声音道:“继续打。”   “慢着!”陈妃被无视,很是不满,那双丹凤眼微微一挑,凌厉而又妩媚:“此人所犯何罪?毕竟能入后宫的,皆是家世清白的百姓,妹妹一句话就要死要活的,眼中可还有我大秦律法?”   好大的帽子,可惜她不敢接。柳安然轻笑一声,站起身来,徐徐走近陈妃,两人四目而对,她一字一句道:“此人意图谋害主子,这满桌子的东西,吃了就会引发人食物中毒,此人用如此隐秘的手段害人,其心可诛。我朝律例曾明文规定,奴才杀主,视为‘十恶’之一的‘大逆’,即使得逢大赦,也不在赦限。陈妃口口声声提大秦律法,想必知道的比我清楚。”   陈妃给身边人使了个眼色,贴身婢女巧儿立刻吩咐人将东西收走,笑盈盈道:“谁看见有什么毒物?”   如此熟练,显然做过不是一次两次。   柳安然冷眼看着,然后走了过去,忽然一个巴掌扇了过去,巧儿被打的一个脚下不稳,跌倒在地,捂着脸不敢置信道:“你打我做什么?”   柳安然拿出绣帕擦了擦手,漫不经心:“谁看见本宫打你了?”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陈妃凝眸,果然,这个柳妃跟之前的柳妃,已经截然不同了,陈生那狗奴才没有说谎。她并不慌乱,抚了抚鎏金红宝石耳坠,慢悠悠道:“想不到,一个小小的婢女竟对妹妹打击如此,以至于性情大变,早知如此,本宫便不打死那婢女了,也省的惹妹妹心烦。若是陛下看见了现在的妹妹,不知会不会心疼呢?”   当然不会。谁人不知柳妃虽倾慕皇上,皇上却厌恶她至极。   柳安然不是柳妃,所以不顾忌着自己在皇帝心中的位置,更不顾忌种马皇帝怎么看自己,很随意道:“皇上的想法,我怎么知道?你若是好奇,自个问去便清楚了。不过眼下,似乎有更重要的事情。我早早就吩咐人将饭菜都收起来一部分,只要让太医来,自能验证是否有毒。”   顿了顿,她又道:“还是说,你要请皇上确认,是否有人指使奴婢杀害我?到那个时候,只怕就难收场了。”   陈妃微微抬高下颚,越过柳安然,堂而皇之的坐在了上首,一副主子的高傲样子,“皇上让本宫掌凤印,后宫之事,本宫还是做的了主的,何须麻烦陛下。”   她坐在上首,提及凤印,无非就是在宣示主权。   柳安然不屑一笑,便站在正堂中央,对着惴惴不安的喜鹊道:“没看见客人来了么?上茶。”   喜鹊立刻去泡茶。   客人?陈妃眼眸发暗,讥讽道:“柳妃入宫这么久,还分不清楚谁是主,谁是客?”   一个普通的奴才还不配让她大动干戈,可这是她与柳安然之间的对碰,那就不一样了。   “日子还在后头,天长地久的,总归会看得清,只是不知那时的结果,是否是你愿意看见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