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半身缘

更新时间:2021-09-13 03:43:48

半身缘 已完结

半身缘

来源:落初 作者:亦杨 分类:穿越 主角:沈暖阳恩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亦杨的原创小说《半身缘》,主角沈暖阳恩,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国中生沈暖阳阴差阳错穿越到十二国,被景麒选做为王,在这君臣相处中,景麒却对沈暖阳心生爱慕之情,沈暖阳该如何面对这意外之缘、、、、、、一百年的时间足以成就一些事情,同样,也会有不如意的变故。在这一百年的时间里,景王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景麒又有了怎样的转变,朝中群臣又会有怎样的欲望与期待呢?谜底将会在一百年之后的沈暖阳身上揭开。之后是沈暖阳回到现代,又遇到了廉麟,景麒的转世。廉麟的转世已经恢复了记忆,而不幸的是,景麒到底有没有前世的记忆还是未知数。面对着前世的爱人,如今却要当做陌生人,沈暖阳又该何去何从呢?意料之外的发展,情理之中的结局,不一样的同人,不一样的穿越,敬请期待,再期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沈暖阳失忆后在努力恶补这里的知识期间,景麒以景王到邻国学习为由,使沈暖阳一段时间内可以免于朝政。但沈暖阳认为‘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总这样躲着,一点也不像沈暖阳本人的性格。而且再这样拖下去,恐怕朝中的大臣也会有异议。虽然景麒说以前的景王也不经常上早朝,但沈暖阳不想让自己的半身为难。自认为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之后,沈暖阳就以自己的风格开始了她的第一次早朝之议。

一大清早,让所有的侍女都退下,沈暖阳在寝宫中自己为自己梳洗打扮。通过阅读以前景王的札记,沈暖阳已经对这具身体的前主人的处事风格有了一定的了解。综合考虑之后,沈暖阳决定要用自己的风格继续让这个国家繁荣昌盛下去。沈暖阳深信:不论坐在王座上的是谁,只要无愧于百姓,让他们安居乐业即可。

坐在巍峨的宫殿上,看着朝堂下跪坐着的众多臣子,沈暖阳本来还有点紧张,但当看见站在自己旁边的景麒正朝自己的方向点头示意时,沈暖阳心里一下子就有了底气。自己可以依靠的人就在身边,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这里上朝的方式,和中国古代的上朝方式差不多,甚至朝堂的设计都和古代中国的完全一样,坐在气派轩昂的龙椅上,沈暖阳有一种穿越到古代中国的感觉,只是,殿堂之内除了君就是臣,没有侍女侍婢,更没有‘太监’一说,只是这臣子中男女都有,这个世界是没有男尊女卑这一说的,不然那龙椅上也不会是现在的沈暖阳。看到站立在自己左手边,背手挺直站立的景麒时,沈暖阳有好几次忍不住想笑,因为在她看过的书中,那个地方是太监该待的地方。

在景麒用低沉浑厚的声音问群臣有无重要事宜时,堂下变得熙熙攘攘起来,景麒有点不悦地皱着眉头。在进入这万金殿之前,景麒特异叮嘱沈暖阳说,她今天的任务就是认识几位重要的大臣,学习一下上朝的基本事宜,至于到议论朝政方面,由景麒出面即可。沈暖阳虽在表面上答应了,但心中早有了自己的主意:她要给在座的人一个下马威,让他们重新认识自己今后该走的路。

沈暖阳当然知道朝下那吵闹声的缘由。今天坐在龙椅上的一国之君,居然没有穿龙袍,没有戴龙冠,只是穿着比平时稍微正式一点的贵族衣服,头发也只是用簪子在脑后别成了一个燕尾髻。这身打扮要是走在哪个王府中,顶多也就被当作穿着便服不学无术的顽劣少主子。几天不见,看到主上这幅模样坐在龙椅上,下面的人不炸了锅已经算不错了,但这恰恰是沈暖阳想要的局面。

在景麒想要向前制止堂下的熙攘之前,沈暖阳用假装嗔怒而有点儿柔和的声音说:“不知道你们在讨论什么?谁能向前一步告诉我呢?”

堂下瞬间安静了,沈暖阳知道坐在右边的有朝中的‘三贤’之一桓魁、浩瀚,但此时的沈暖阳只知道他们的名字,她想要借此机会试探一下,他们两个是什么样的人,也好决定以后怎么更好地和他们相处。见堂下还没有人出列,沈暖阳有点小失望,毕竟这新来的小主要开炮了,没有炮灰可怎么行。

“桓魁,浩瀚,行立礼。”沈暖阳突然面向右边开口道。

看到一个穿着文官官服,一个穿着武官官服的男人面色惊讶地站起身来,沈暖阳很满意地微微点头。因为对方是惊讶的神色,而不是震惊或者不安,这说明他们至少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是无愧于心的。看到朝中位列第一、第二位的官员行立礼,其他的人却行跪礼,除了当事人之外,其他的人中又是一阵骚动,连景麒都用疑惑地眼神看着身后的主子,看到沈暖阳对他摇头示意后也只能作罢。

沈暖阳再一次平定嚷乱后,转身朝向左边看着一个女官平淡地说到:“你,不用看了,就是你,刘海遮眼的第一排的女官。”这话一出,全堂几十号人齐刷刷地看向龙椅上的人。看着那一张张惊愕的脸,沈暖阳很懒散地用手托着腮帮子,心想‘至于吗?不就是点名叫了个女人嘛,一群大男人吃什么醋啊?我又不是蕾丝。’那女人见状,连忙叩首道:“臣是秋官游悦。请问主上有什么事?”

“我知道你叫什么。抬起头来,看着我的脸说话,刚才你们在讨论什么?吵吵嚷嚷的成何体统?”沈暖阳还是懒懒散散的,一点君王的样子都没有。看着对方脸上略微扫过的鄙夷神色,沈暖阳心中暗喜‘终于找到炮灰了。’“你刚才是不是想说‘主上您穿成这样就来上朝,而且连臣子的名字都不叫,还说我们成何体统’对吧?”沈暖阳一脸诡异地笑着。

“臣不敢。”那秋官一脸惊慌,像是说别人的坏话被抓了个现行。

“你是不敢说,但是你敢想,对吧?”沈暖阳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明明在笑着,却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一时间朝中的气氛顿时凝固了下来,连外面风卷树枝的声音都能够听见。那女官面朝着龙椅的方向,眼神却瞥向别处,额头上沁出了细细的汗珠。

沈暖阳悠然地走下阶梯,不顾景麒的阻拦,径直来到女官的面前,捏着她的下巴微笑着说:“你觉得王应该是什么样子的?”看见对方已吓得全身发抖,沈暖阳就此打住,回到龙椅上,嗓音提高了几个分贝,又一次问到:“你们觉得王应该是什么样子的?”那种感觉,那种气场,只能用‘霸气十足’来形容。

“我穿成这样有失王的颜面吗?王的威严、气质,是靠衣着首饰来凸显的吗?在座的各位要是脱了这身官府,下人就不把你们当主子待了吗?我们庆国,从建国到现在一百余年,中间历尽多少坎坷与磨难,百姓又是怎样从背井离乡到现在的安居乐业,就算我不说,大家也再清楚不过。庆国能有今天,我非常感谢大家,要是没有你们,庆国也只是一具空壳而已。但是这几十年,庆国的发展竟然有倒退的迹象。大家是不是安逸惯了,就把某些重要的东西给忘了?这个国家是为了什么而存在的,我们君臣又是为了什么而站到这里的,请各位牢牢地记住。记不记得住名字没有关系,各位叫我‘主上’、‘赤子’‘沈暖阳’都可以,但请记住身在其位而不谋其政者,我定严惩不贷!如果各位认为我几日不上早朝就不知道各位在做什么,那可以尽管试试看,但赌注是你们是否还具有长生不死的资格。”朝上的气分更加庄重严肃了,当沈暖阳看到每个人似乎都若有所思,站着的两个人微笑着朝自己这边点头时,才轻轻地吐了一口气,缓和了一下紧张的心情,心想‘今日早朝的目的达到了’。

“要是没有什么重要的事,除了桓魁,浩瀚,其他的人可以离开了。”没有任何争议,任何辩解,大臣们纷纷退下了。沈暖阳看着远去的人群,懒散地打了个哈欠故装轻松,示意留下的人一起去了书房。

来到书房后,桓魁、浩瀚对沈暖阳今天的表现赞不绝口,由于上次朝议时,主子有些优柔寡断,一时乱了阵脚,还是浩瀚出面才替沈暖阳解了围。这些现在的沈暖阳自然不知道,她找这两位大臣来只是要摆明自己的立场。

“我想对我们的官员做一次盘查,一时的安逸似乎让他们的头脑都松散了,我得给他们找点‘乐子’,只有我在这没日没夜的做功课,他们却夜夜把酒言欢,我哪受得了?”说这话的沈暖阳完全像个抗议作业过重的孩子,惹得面前两个大人咯咯笑了起来。

“主上,那您打算怎么做?”浩瀚倒没觉得主子有什么异样,如果说有的话,应该是更熟于怎样管理朝政了,这当然是万民之福啊。可是他不知道为了达到这种程度,沈暖阳下了多少工夫。不过,只要有益于这里的百姓,再苦沈暖阳也忍了。

“麻烦你们两位把近二十年来兵库、账房、刑部年末与年初交接的账本都拿到这里来,其他部门的相关部分有你们两个去查看,若是忙不过来,就找信得过的人去查。我并不是信不过二位,只是即使是我们,也有不知道下面的情况的时候,所以辛苦二位了。”沈暖阳一脸诚恳,生怕对方会误解自己的意思。

“哈哈哈,主上真是客气了,我们本来就是您的臣子,吩咐我们做事是应该的,不必这么客气。看到主上成长了这么多,我们从心里感到高兴。”不愧是武将,桓魁说话就是直爽。而看到对方这种反应,沈暖阳也就放心了。

“除了在朝堂之上,你们就叫我沈暖阳就行了。我虽为主上,但不论是资历、学识,还是对这个国家的了解,二位都是我的前辈,正是有你们在,我们这个国家才会有现在的美好状况。请前辈们以后还要继续帮助我。”沈暖阳没有了朝堂上的霸气,完全一副好好学生的模样。

“真是感谢天帝赐予我们庆国如此明君,真是百姓之福啊。主……不,沈暖阳,我们一定会为您和这个国家尽心尽力,您就放心吧。”浩瀚看到过去了一百年,主子还是如此谦虚,心里由衷的高兴。

两位大臣离开后,景麒一脸不解地问道:“主上,您怎么突然要查账啊?”

“每个部门的账册就像是一面镜子,部门的支出、收入,都有明确的记载,要是在账册上动手脚,必然与库房的实际物品不符,尤其是在年末与年初交接的部分,出现纰漏的可能性更大。通过清查账册,就可以知道官员是不是昏庸,国家是不是兴旺。”沈暖阳努力讲解着,也不知道有没有表达清楚。

其实她这样做的另一个目的是,要清查账册,很多官员就会忙起来,当然有贪污受贿的,也会忙着毁灭证据,或者是作出其他的举动的人。不管怎么样,只要是在这期间好好观察大臣们的举动,自然会对他们的为人或者是处事风格之类的有一定的了解。而且,用这种方式转移他们的注意力,自己还会多出更多的时间处理其他的事,真可谓是一举多得。

虽然还有点听不懂,但居然第一次上朝就能那么从容自若,景麒对主子的敬佩之情徒然倍增。之后的许多天,沈暖阳都通宵达旦地看那堆积如山的账册,之后还会拿着庆国的地图勾勾画画。有很多个夜晚,景麒都看见主子在寝宫中走来走去,像是在苦思冥想着什么,虽然自己的主子如此努力,身为台辅应该高兴才是;但这几日景麒都没有好好和沈暖阳说过话,沈暖阳也没有再到景麒的寝宫中学习过。每次早上梳头时,景麒总有种寂寥感,感觉主子离自己越来越远。

一天晚上,景麒拿着糕点去看望正在寝宫举灯夜读的主子,而沈暖阳居然累得趴在书桌上睡着了。看着满的书籍、账册,他实在是不知道自己的主子到底要干什么。表面上看她是在整治朝纲,但景麒总觉得沈暖阳好像有更长远的打算。身为仁兽,他只能督促她勤政爱民,但当自己的君主真的为这些而努力时,景麒觉得自己什么都帮不上。

“你不舒服吗?”已经醒来的沈暖阳朦胧中看到了景麒那愁眉不展的脸。

“没有,我来给您送吃的。吵醒您了,真是对不起。”想到自己的无能,景麒只想赶紧离开。可当转身时,就被沈暖阳拽了回来。

“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出来,光在朝堂上猜他们的想法就已经够累的了,不要连你的想法都要让我猜。”沈暖阳疲惫地转了转脖子。

沈暖阳自然知道景麒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但要想和自己信任的人有默契,经常交换想法是有必要的。想到这里,沈暖阳才意识到自己最近都没有好好和景麒聊天了。向来擅长于和他人打交道的沈暖阳似乎也猜出了景麒的心思,不自觉得翘了翘嘴角。

看着还是一声不吭的景麒,沈暖阳把一块点心直接塞到景麒嘴里,自己也拿着一块欢快地吃了起来。当点心够到嘴边时,景麒愣了一下,但当看到叼着点心的主上的笑脸时,景麒之前的阴霾之气顿时消失了。

“景麒,你也看到了,在那高高的龙椅之上,只有我独自一人。越是接近理想中的王,身边能够亲近的人就越少,正因为有你在,我才不是‘孤家寡人’。你如果真是我的半身的话,就要永远陪在我身边,永远做我的臂膀,我也会努力为你建造一个更好的国家的。”沈暖阳轻轻扶着对方的脸颊,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她也开始在意这个人的一举一动,生怕他哪天会消失不见。

“恩。”景麒欣慰地点点头,此时他才知道,原来主上一直都很珍视自己。

微弱的烛光中,两人边吃着东西,有说有笑,俨然久别重逢的好友。景麒在心中暗自决定‘以后要好好陪在主上的身边,一定不让她感到孤单’。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