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替身女皇也妖娆

更新时间:2021-04-03 22:49:45

替身女皇也妖娆 连载中

替身女皇也妖娆

来源:微小宝 作者:浮生未歇 分类:穿越 主角:金硕子絮 人气:

《替身女皇也妖娆》由网络作家浮生未歇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金硕子絮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和亲公主遇厄难,侍女一朝替金枝; 为复仇,她以公主之名,于珠环翠绕间盘旋,于黑夜亮剑,于动乱中平四野,杀逆臣,夺社稷; 这如画江山,谁说是男子才能掌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回京城的路上,卫崇笑着策马扬鞭,子絮听着耳边如风的笑语,淡淡的回了一句:“王子对这个结果可满意?” 其实不要问,他们对这个结果都不满意,卫崇觉得自己可以发挥得更好,子絮也觉得自己可以胜上一筹,因为这个两两平手的结果,实在是太过坑爹。坑爹到了一线之间就胜负可分却偏偏踩住了这跟线。 “改日,我们在比一次如何?要是在和番,你肯定不及我。” 进京离别之时,卫崇无法释怀无比惆怅的说道。 “当然可以,不过我更希望再明早公主府门大开之时,听到关于王子退亲的传言。”两人的对话,总是带着一股不甘与较量,卫崇在子絮身上,败了两次,和亲与狩猎,虽然两两平手,但作为一个骄傲的和番勇士,在他心里这已经是败了。子絮在卫崇身上,也败了两次,和亲与狩猎。要不是这次和亲,自己怎会卷入这场风波,怎会担上一个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压死自己的担子。 两个骄傲的人,在两次的较量中,谁都没赢。 赢的那个人,已经死了………………死在了青州边界……………… 黑夜,吐露黑色的獠牙,在寝宫中坐了一夜的子絮,在细细数过三个时辰等到黎明的到来后,越发的变得焦虑起来。 这件事关乎着金硕公主的担子,她不能有误,早早的,她就让下人打开了公主府的大门,让千曼端了一杯茶坐在了大堂中等待着。 苦等了半个时辰,她要等的消息没等到,等来了一个这个时刻身份敏感的人与一个此时不该出现在公主府的人。 云明轩与习浩然。 这两个与金硕公主最亲近的人,是现在子絮最不想见到的人。 因为亲近所有熟悉,因为熟悉,她的身份太容易暴露。自从习浩然护送自己回京之后就再也未见他,而二皇子也只是在那时的凉亭中见了一面。 他们两人的到来,让子絮本就忐忑不安的心更如热锅上的蚂蚁,可这个时候她出了奉陪之外,还能做什么? 若称有病,肯定更让两人久留;若是烦躁,两人更会苦心劝慰……………………想来想去都拿两人没辄的她,收起了自己的满腹不安,陪着两人说起了话来。 云明轩与习浩然来不是为别的,是因为昨日京城里的传言,作为这件事的始作俑者,二皇子云明轩在被习浩然烦了一个下午之后,被折磨得没了办法借着看望公主的名头带着他来了公主府。 他们两人能看出子絮的苦恼,也看出了她不想说话,在将前晚的事解释了一遍后,二皇子拉着习浩然离开了公主府。 但就在他们出公主府大门的时候,他们见到了皇上身侧的红人安公公。 安公公步伐匆匆,身后的小太监手捧的托盘里放着一张绣着火焰大龙的圣旨。 这是………………云明轩在在劝不过习浩然之后,只得返回了公主府。 大堂之上,子絮与公主府的一干下人跪倒在地,安公公用他尖细的嗓音正在宣读一封才离开庆安宫不到一炷香时辰的圣旨。 这是一封可以让子絮跳出火坑的圣旨,在安公公念完了最后一个字后,子絮没有片刻的担待就谢了恩,起身接过了圣旨。 “公主,皇上让您稍后进宫一趟。” 虽然这只是一道废婚的圣旨,但这里面牵扯到了大靖与和番两方的人民,皇上自然不会大意,若不是和番王子自己提出停止和亲,这道圣旨永远也不会出现。 天子一言九鼎,但若是给了他一个台阶还给了他一个反咬一口的对象,他也会很乐于反言。 大堂之外,习浩然早已经是呆若木鸡,安公公尖细的声音第一次如此悦耳,一字一句的就像是九天弦乐一般的让人舒心,这道圣旨不止子絮在等,他也在等。 一直到安公公离开,他还处在这种惊喜之中,本来自己最心爱的女子要离自己而去自己却什么都不能做的自卑苦恼颓废感伤已经一扫而空,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早已经快要从他心里溢出来。 “霏瑾,到底发生了什么?卫兄他……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决定?” 与卫崇一起查了公主遇刺一案的云明轩很明白卫崇的脾气性格,这样关于大靖与和番的大事,就被他一言拦了下来,这里的责任,他怎么担得起? 虽然他是大靖国的皇子而卫崇只是一个大靖附属国和番的王子,但其中很多处事之道还是一样的,卫崇就这么拒绝了和亲,回去之后会面对怎样的指责?在大靖会被人怎么看待?这种两面不讨好只讨好了公主的事,他居然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做了……………… “二哥,霏瑾还要进宫,就不奉陪了,你们自便吧。” 子絮含笑颔首,只是用余光扫看了一眼呆呆的习浩然,就离开了大堂。 中间发生了什么,那是自己的秘密。想着在狩猎场卫崇的模样,子絮揉了揉眉心,有些为他的处境担忧了起来。 两国和亲中止的圣旨已经下了,她再也不用担心自己会再走上和亲之路,因为皇上不会又一次的打自己的耳光。 只是不知这次卫崇让他下这道圣旨牺牲了什么…… 进宫的路,走得很顺坦,路过御街的时候,子絮掀开了轿帘看了看空荡无人的御街,不觉感慨了起来。还是半个月前,自己陪着金硕公主长跪在此,一直到金硕公主晕倒皇上都没改口,而现在………… 可怜生在帝王家啊……………… 庆安宫是这座皇宫最奢华的宫殿,这里的每块砖头每根梁柱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梁柱上镶嵌的夜明珠,是产自南海,大殿内摆放的青山黛瓷器,是出自景德镇官窑,这里的一桩桩一件件都是大靖国最好的。 那个住在里面的男子,手握着大靖国最大的权力,他叫云释天,但没人敢直呼他的名字,他们都叫他皇上。 以前子絮也叫他皇上,但现在,她对他有另一个似乎不真实却很真实的称呼——父皇。 一袭晃眼的明黄,掩藏了这个手握天下权男子的欣长身段。负在身后的手上,一把画着大靖江山图的折扇在一张一合着。 子絮不时第一次来庆安宫,但以公主的身份出现在这里,还是第一次。顶着这顶不属于自己的帽子出现在这顶帽子的主人的家里,子絮多多少少有些紧张,虽然她不觉得自己是个小偷也不想当一个小偷,但她顶替了公主的名分这已经是事实。 很多人不会在乎过程只会跳过过程看结果,而她以公主的名分出现,这就是结果。 “霏儿啊,父皇叫你来,是想问你一件事,听你大哥说,你与卫崇在南庭的狩猎场打了个赌,这事可是真的?”威严毕露的话语中不带一丝情绪,让子絮瞬时有了败露的错觉,不禁哆嗦了一下。 不安的低着头,用余光打量着身前皇上的动作,用脑袋去想象皇上的表情,在抿了抿朱唇后,她说道:“禀父皇,确有此事。” “结果可是两两平手?” 皇上来回踱步,不断张开扇子合上扇子的动作让子絮更加不安。 “是,父皇。” “若是如此,也说得过去了,霏儿,你是女子,怎可像男子一般,卫崇是和番的勇士,骑射都是和番一流,你这般不给他面子,哎……” 子絮努力的睁大了眼睛,看到了皇上的面容,雷声大雨点小,皇上的这一番问题,终于让子絮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她暗自松了一口气,等着皇上接下来的话。 “不管如何,你被和番王子亲自退婚,总是对名声不好,这些日子你就不要出门了,在家里闭门思过吧。” 虽然不算严厉的惩罚,但也算是一个交代。 子絮偏头一想,自己果然又成了受害者,卫崇也成不了收益者,看来这件事,还是皇上赚足了本。 来回一折腾,还是这两父女赚了…………子絮在心里嘀咕着,做出了一副改过真心接受惩罚的模样谢恩。 闭门思过,也就是禁足了,禁足到没什么,可以给她时间去好好学习该怎么去更好的做金硕公主,但苦的是皇上没有说时限,看这情形,怎么也得七八天了。 出了庆安宫的她并没有觉得今日的太阳格外的刺眼,倒是在看到丽妃的时候,她眼角不自觉的眨了下,扬手挡住了额头,遮住了刺眼的太阳。 丽妃的花枝招展,让她极不愉快的联想到了她又获得圣宠又攀上了枝头,更让她觉得心中有一股不知是愤怒还是愤怒的东西在蔓延流窜的,是因为那个秘密。 只有三个人知道的秘密啊,这得多压死人。况且那两个人还不知道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个秘密,在他们看来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秘密。除了那几个不会再开口的死人,子絮现在是除了那两个人之外唯一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当时公主说,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说出这个秘密,这是她最后的底牌,现在也是子絮最后的底牌。 丽妃艳丽照人,说不出的风姿卓绝,说不出的风华绝代。想着在子衿宫外她的那一番嘲讽,子絮不悦的拉下了嘴角,让千曼改走了另外一条路。 可出现在此就是为了等待她出现的丽妃,怎会包跑一趟呢,在她们刚转身迈步的时候,丽妃的贴身婢女就出现在了子絮身后,说丽妃请她过去叙一叙。 不熟还有不死不休的过节,叙什么叙有什么可叙的。子絮倒是很想说这一句,但在思忖了片刻后,她皱了皱秀气的鼻子,露出了金硕公主一贯对待丽妃的轻蔑。 “恭喜公主啊,不用去和番那样的清苦之地了,本想与皇上请旨亲自出宫去公主府探望一番的,但又听说公主被禁足了,也就只好在这里等候公主了。” 经过这次的事,丽妃似乎变得收敛了一些,听着这几句还算是温和的话,子絮轻蔑不减的说道:“劳丽妃挂心了,听说我出事的那段时间,丽妃还去佛堂为我祈福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