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仙魔剑

更新时间:2021-01-09 16:42:51

仙魔剑 已完结

仙魔剑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废都 分类:穿越 主角:涂山秦玉 人气:

主角叫涂山秦玉的小说是《仙魔剑》,它的作者是废都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从一千三百年前,越夏国穿越来的,但他并不知道自己穿越了,一场梦,梦醒之后,完全就变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涂山泊仍傻傻地站在原地不动。骠骑将军与那些东戎卫继续喊道:“呼,恭送王子铸剑!”“骠骑将军,别呼呼了,到底什么意思啊?”“王子殿下,你只需从马背上取下弓箭,箭上沾上你的一滴鲜血,拉弓射向行舟山,自然就能从这铁锁桥上穿过了!”涂山泊转身低头看着跪在地上的骠骑将军说道:“哦,我以为直接上桥呢!”“王子殿下,那样会坠落桥下,环绕行舟山的梅玉寒潭!”“什么潭??”“王子殿下,梅玉寒潭!桥边的石碑上,碑文已经刻明了。”涂山泊在骠骑将军的提醒下,才把视线转移到桥两边的石碑上。哦,天啊,石碑矗立,竟然没有看见,真是美人入眼帘,全然忘记眼前事啊!石碑的碑文上都说明了行舟山下的梅玉寒潭,以及如何渡桥等等。“呼,恭送王子铸剑!”“知道了,骠骑将军,不要再催了!”涂山泊转身走到马前,伸手取出弓箭。箭头非常的锋利,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华丽光芒,被红色的鲜血包裹之后,宛若镶嵌了一颗红色的宝石,血没有滴落。这样的怪事,涂山泊已经见怪不怪了!拉弓,弓弦纹丝不动,再拉弓,手臂发软酸痛,弓弦依然纹丝不动。空气中流动的风都凝滞了,诸侯国的将军骑兵们全都傻眼了,那一张张惊讶大眼张嘴的面孔让涂山泊都觉得不好意思再拉弓了。“妈哟,这是什么JB弓啊,老子怎么也拉不开啊!”骠骑将军起身,问道:“王子不会骑射?”面盔甲下,涂山泊根本看不到骠骑将军的表情,无奈地说:“我靠,我是不是很土啊,与山野村夫一般?”“王子殿下,我助你一臂之力!”骠骑将军上前站在涂山泊身后,重新握着他的手搭箭拉弓,弓弦嘣一声成满月,箭头正对行舟山:“放!”噌噌,弓弦在涂山泊耳边嗡嗡地震动,带着鲜血的长箭已经消失在云雾中。须臾,行舟山传来声音:“渡桥!”涂山泊走在空荡荡的铁锁桥上,身后响着“呼,恭送王子铸剑!”的声音。等到他再次回头,已经看不到跪在地上的骠骑将军与东戎卫了,他们的声音也渐渐地消失了。行舟上,我来铸剑了!涂山泊在云雾中什么也看不见,只是按照碑文上刻的,渡桥手摸着铁锁链行走即可。剑馆没有想象中那样的气派堂皇,涂山泊站在铁锁桥上,摸着铁锁进入了行舟山的山体,此时的大雾才完全消失了。下面不再是什么梅玉寒潭了,而是火攻的熔岩地浆。铸剑需要温度,熔岩地浆听过天然的高温,这地方是一个不错的铸剑处。楚若荛已经在石壁上居高临下地等着涂山泊了。“乐国王子,请随我来!”她手中抛出白色的丝带,一下就裹着了涂山泊的腰身。这是你妹的跟随,完全是被拖着走。楚若荛盘旋着往上飞,宛若壁画敦煌飞天,涂山泊紧紧地抓住白色的丝带,生怕跌落那滚滚的熔岩中。火山山体内?不会吧,涂山泊想到了火山,行舟山应该是火山!剑馆就在山壁的石洞里。馆内倒是很淡雅地布局,没有王宫那般奢华,但装修也很绝妙了。楚若荛恭敬地对着高高在上的戴着白玉面罩的人,说道:“馆主,乐国大王求铸王子剑!”“乐逍已经求剑多次…”涂山泊并不知道馆主所说的话意,小声地问道:“见过馆主,有多少乐国王子在此铸剑啊?乐国只有十三个王子,莫非十三个王子都在行舟山铸剑?”楚若荛突然拿出一支箭,箭头沾着鲜血,说道:“馆主,此人有着王者的血,可以铸剑!”馆主淡淡地说:“乐逍终于找的到了失散的十三王子了!”“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一句话也不懂啊?”馆主挥手,楚若荛手中的长箭,顷刻就到了手中。楚若荛也退下去了。“你叫什么名字?”“涂山泊!”“乐国王子姓乐,怎么会姓涂??”馆主的话,让涂山泊清醒了,他忙解释:“自幼流落宫外,被姓涂的山野村夫收养,自然就姓涂!”“呵呵,姓涂不错,涂也是你真正的本姓。你不是乐国王子,你是涂国的王子,当初涂国都城被乐逍率兵破城,涂王氏族全部殉国,唯有涂王爱妃宁妃苟且偷生,她活着,因为她已经有身孕了。乐逍贪图宁妃的美貌,把她纳入王宫。十月之后,便产下一王子,乐国的十三王子,也就是你。涂国的降将把你从王宫偷出来,乐逍大发雷霆,处死宁妃,命人四处寻找。”听着馆主的话,涂山泊更是纳闷了,老子从一个高科技时代飞跃而来,怎么可能是什么涂国,乐国的王子呢。“馆主,你真的搞错了,我不是什么王子,我只是大学肄业,混迹在村子里的古惑仔,充其量也只能算学历比较高的古惑仔了!”涂山泊摇着头说:“你说我是王子,他们也说我是我王子,这不科学的,我没有王子证,这有一张清x大学土木工程系的肄业证。”“不论你是不是王子,涂山泊,你的血带着王者气…”涂山泊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投向了馆主手中那支长箭,久久不能说话。“涂山泊,当然我不会把你铸造的剑交给乐逍的,你是涂国的王子,想当初涂国的逆水剑横空出世,一下就荣登了天下名剑第五的宝座。如今辉煌不再,涂国已亡,乐逍花尽心思想要保住涂国王室的命脉,也就是为了像铸造出第二把逆水剑,称霸天下。”“逆水剑也是王子剑?”涂山泊问道:“我听说还有遐迩剑…”馆主轻轻地说道:“你也不算孤陋寡闻了。遐迩剑乃越夏国的王子剑,排行第四。”“馆主,天下共用多少名剑?”“不计其数,但闻名的只有七把。排名第一的是陈国太仓剑,它也是王子剑;楚仙国的冈墨剑第二,也是王子剑;泉幽剑第三,只有名,从未有人见过它华丽的剑影;遐迩剑第四;你涂国的逆水剑第五;鬼城的鬼冥剑第六;狐尾剑第七。”涂山泊没有想到楚仙国的冈墨剑竟然排在第二:“馆主,我刚才进入行舟山的时候,听到楚仙国使臣想用仙魔剑的铸剑术,交换冈墨剑!这仙魔剑排名如何啊?”“仙魔剑乃至尊剑,万剑的剑冢,即便仙魔剑的铸剑术是真的,但也很难收集到七名剑的剑魂…”涂山泊还想多问,这时候柳萧逸进来了。“你怎么会在这里!”涂山泊问“你怎么会来这里?”两人对视,良久。馆主问:“柳萧逸,你们认识?”涂山泊抢先回答:“一面之缘!”他可不想柳萧逸拆穿自己的身份。“馆主,遐迩剑,我已经带回来了。”柳萧逸身后的剑匣平稳地飞到了馆主的手中:“我们之间的承诺!”“助你匡扶正统的越夏国王权,可是越夏国大王的嫡传子嗣要不被杀,要不就失踪了,没有诸侯国送他们铸剑!”“这王子铸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涂山泊终于把心中的疑惑揪出来了,当初在乐逍的书房,看到那些宫人的脸色,想起谷子的话语,以及一路上骠骑将军他们的冷漠,涂山泊始终认为这王子铸剑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他之所以一直不敢问,就是怕听到噩耗,心神大乱,心中隐隐约约猜到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即便是死,也要问一个死法,死得堂堂正正啊!柳萧逸的脸色有些微变:“你是王子?”馆主手中的剑匣打开了。遐迩剑闪着光芒浮出剑匣,馆内剑架上摆放的宝剑,开始发出嗡嗡地的共鸣声。馆主轻轻用手指一弹遐迩剑身,发出清脆的声音。涂山泊立即捂着耳朵,脑中疼痛难忍,看见柳萧逸身上散发出红色的能量圈抵挡遐迩剑震动出的光圈,便躲在他身后。砰,无数的宝剑断裂,馆主的手指轻轻地捏着遐迩剑身,遐迩剑散发的震动能量圈,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闻名遐迩,果然是名剑,柳萧逸,这剑你拿回去用吧!”遐迩剑一瞬间就到了柳萧逸的手中。“馆主,你这是何意?遐迩剑,我在夏侯祠堂取出,绝对不假。”柳萧逸握着遐迩剑柄,一用功力,剑柄上慢慢地绽放出一朵遐迩花!“不错,是遐迩花,遐迩剑!”馆主点着头说:“我们的承诺继续有效,我会助你匡扶越夏国的,遐迩剑归你,但你必须留在行舟山听我号令!”柳萧逸问道:“这是为何?”“本主看你,是一个人才!”涂山泊站在柳萧逸的身后,差点笑出声来,这你妹的馆主也挺幽默的,随随便便的一句“你是一个人才”,就想让人留下来效命?秦大叔也是这样说的,不过站在情敌的身后,怎么突然没有任何的怨恨,怒气啊,反而有些亲切的感觉,朋友那种气场。妈的,hold住,再这样沦陷下去,说不定会成为基友的。“馆主,你看我是不是一个人才,他们都说我是人才!”本来很沉重的气氛,被涂山泊这样一搅和,顿时明朗了。“涂山泊,你是王子,也算人才啊!”馆主淡淡地说:“遐迩剑的剑魂少了三成,威力虽然不如以前,但足以傲视天下。如今天下名剑归隐的归隐,失踪的失踪,柳萧逸,你有遐迩剑在手,不愁匡扶夏侯的越夏国!但若莽撞行事,必然会破国运,毁遐迩剑…”“我该如何做?”“时机一到,你自然知道。你先下去吧!”柳萧逸临走前狠狠地瞪了涂山泊一眼,那眼神中蕴藏了很多的情感,但涂山泊一个也没有看懂。“涂山泊,你为何颤抖啊?”“刚才柳萧逸犀利的眼神在我的身上打了一个冷战,两个男人相互对视,我很茫然的!”“呵呵,涂山泊,谁告诉你,柳萧逸是一个男人?”“一面之缘,直觉而已!”涂山泊有些诧异,问:“难道她是女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