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攻心计:细作王后

更新时间:2020-10-15 05:54:21

攻心计:细作王后 已完结

攻心计:细作王后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佴小读 分类:穿越 主角:迟云歌红颜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佴小读原创的穿越小说《攻心计:细作王后》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迟云歌红颜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她是活不过五载的和亲公主,他是孤冷残戾的北漠王上。 她是异世的一缕穿越孤魂,他是这片云苍大陆上的绝对枭雄。 一舞倾国,一朝圣旨,自此,两人的命运紧紧相连。 什么?要我和亲北漠? 可以,反正她是钟念,不是那个爱司雪臣爱到死的迟云歌。 什么?北漠王生性残忍,一箭射杀了他前任妻子?而且他还有个五岁大的儿子? 额,这,是个问题。 什么?和亲的目的是要我去当细作,盗取北漠国宝,引起北漠政变? 我擦!我哪里来的那个能力啊! 异世而来,钟念唯一求的便是一世平安,花开春暖,但是既是入了这乱世的洪流,又岂容钟念可以轻易脱身? 天下三分,帝王负情。 盛世红妆,绝世枭雄,你若黄泉,我追碧落。 乱世里,红妆枭雄血浴沙疆,永世不弃,白首不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半月后。

“公主,王上的那些妃子侍妾又来觐见你了!”端着一盘新鲜的葡萄,鹊儿跨进了院子里。

“就说本宫身体不适,给挡了去。”杏眼一眯,迟云歌不耐的从小榻上翻了一个身,只见此时春光正好,和风细柔,迟云歌一身白色纱衣,以一橙色玉带做缚,轻屈双膝,迟云歌慵懒的卧在榻上一副优雅闲致的惬意摸样。

迟云歌一直就有春困秋乏的毛病,所以这北漠国的春天,正是适合迟云歌春困小憩的好时节啊。而且迟云歌住的这‘璃歌居’不仅样样不缺,而且还鲜花遍野,绿枝成荫,所以这就更让迟云歌小憩的身心愉悦了。

“公主,我哪里敢去啊,那些妃子娘娘们多日见不到您本已是怒火浇心,要是我这再一去,还不被那些娘娘们给剥皮拆骨了啊~!不……我不去。”放下手中的紫玉葡萄,鹊儿一副害怕的样子。

“你不敢去,就让花宁去。”抬手挡了一下阳光,迟云歌皱眉,这‘合欢树’的叶子貌似是稀疏了一些,阳光好刺眼。

“额,公主你就饶了花宁吧。”鹊儿一听迟云歌又说让花宁去推掉那些妃子们觐见,鹊儿就郁闷。

因为花宁原本就是王上身边的红人,而现在又被派来伺候迟云歌,所以那些妃子娘娘们都对她有些忌惮,所以在这半月里,妃子娘娘们的觐见迟云歌一般都是让花宁去挡,去推的。

“哎,好吧,今日就不让花宁去了,你且传出话去,就说本宫偶感风寒身体不适,让她们都回去吧。”那群古代女人的心思迟云歌还不懂吗?她们不就是想来看自己的笑话吗?新婚之夜王上未来,而且这半月以来北漠王连城翊也并未踏足迟云歌所住的这‘璃歌居’半步。

古代女人的心思迟云歌清楚的很,她们只不过是想来看看自己的笑话,然后顺便给自己一个下马威而已。然而作为一个现代人,迟云歌没那么好的闲心去和一群女人演宫心计,所以迟云歌对那群女人是能避就避,不能避,就装病。

“公主,这个借口你已经用了三遍了。”鹊儿这个时候真的好想哭,公主啊,就算是你不想见她们,你也想个比较靠谱的理由好吗?

“额,有那么频繁吗?”慵懒的从小榻上撑起身子,迟云歌尖着指尖捏起了一粒紫玉葡萄。

“有啊,真的有啊!”看到她家公主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鹊儿就着急,这都半个月了,她家公主怎么就不急啊?

“那好吧,你就出去说本宫花粉过敏,脸上起了红疹不宜见客。”要说,迟云歌嫁到北漠来其实还真的不吃亏,因为迟云歌嫁到北漠来之后连城翊是好吃好喝的供着她,什么江南的‘细雨茶’,什么椋失国的‘水晶绞’,还有这季节根本就不可能有的紫玉葡萄,这些,基本上只要迟云歌同花宁说一声,之后少需三日,多则五天,迟云歌就一定可以见到她所说的美食奇物。

虽然连城翊不喜欢迟云歌,但是礼数周到却是无微不至的,迟云歌虽是不受宠,但是嫁过来却也完全是正品王后的绝佳待遇。这些迟云歌都觉得很好,而远远让迟云歌觉得最好的便是,连城翊半月都未来这里。

当日大婚之后,迟云歌一个人洞房花烛,北漠王连城翊并未前来,而后北漠王又以国事繁忙为由从未召见过迟云歌,或者留宿迟云歌所住的‘璃歌居’。

所以终上所述,由嫁来北漠到今日迟云歌只见过连城翊一面,那就是大婚的那一日,但是那一面基本上见了也当做没见,因为那日她是盖着盖头的。

从迟云歌嫁到北漠来开始,连城翊一直就没来迟云歌的新房院子,连城翊没来急坏了鹊儿丫头却是令迟云歌心中暗喜。

也是,要迟云歌一个骨子里保守的现代人将自己无偿献身给一个从未见面的陌生男人,这确实是……有点难度。当初答应和亲是无奈,但是现在献身却是不愿啊。

“公主,你怎的这般诅咒自己呢?这女人的一张脸多重要啊?”一敛眉,鹊儿不满的看着迟云歌。

哎,她家公主现在怎么变得越发的懒散起来了呢?自从嫁来北漠,鹊儿就不见迟云歌一日离了那小榻,终日乏乏的倚在上面,鹊儿都替迟云歌无聊。

“皮相美貌若干年之后都会作古老去的,那么在意又有何用?人能敌得过天吗?”檀口朱唇轻启,迟云歌边说边给自己送了一颗美味多汁的紫玉葡萄。而且生在这乱世,红颜倾国也未必是好事啊。

“公主啊!”鹊儿真是一脸不成钢的盯着迟云歌。这公主,怎么就不知道为自己争啊!

“好了,别在这儿说了,去将门外那些人打发了吧,我累了,想休息会儿。”鹊儿啊,日后你便会懂得了,在这乱世里,可以这样悠闲的吟茶浅眠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了啊。

“公主——”

“咦,王后还没醒?”就在鹊儿正一脸悲愤的看着迟云歌的时候,花宁端着刚刚做好的芸豆糕从屋内走了出来。

“什么是还没醒啊?是又睡了。”

“额……”闻言,花宁的眼角不自觉的抽了抽,这王后怎么这么喜欢睡觉啊?从成亲那天之后,王后基本上一天一半时间都窝在那小榻上,这春光明媚的,也不见王后说要出去走走,或者是去见见王上,或者是接见一下那些来拜见的妃嫔们……

这王后就像是一株静静生长的兰花,娇而不媚,衍衍而生,她不求什么,只是安静的,闲适的,雅致的过她的生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