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千古绝唱

更新时间:2020-09-12 13:28:45

千古绝唱 已完结

千古绝唱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来宾请止步 分类:穿越 主角:夏安墨刘玄宇 人气:

《千古绝唱》为来宾请止步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他是幼时因缺爱心理扭曲而对爱异常敏感的邪教教主,她是幼时离家出走理化智商卓绝的大科学家。一场为爱的争夺赛中,他爱的百里溪服毒自尽。而她夏安墨在长白山考察中失足跌落天坑。两个本无关联的人因一场奇妙的穿越相遇,在古代某国唱响凄美情歌。当李暮然发现她不是原来的百里溪,而当夏安墨突然灵魂出窍意识到自己是真正的百里溪之后,两个人的情歌是否还能唱得完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暮然躺在床上一言不发,两眼无神地盯着慕青玄。

教主可是好些了?慕青玄不紧不慢地研着药。

恩,只是腹中仍在隐隐作痛,令我浑身不自在。李暮然终于翻了个身。

若是教主不想承受这痛苦,只需一剂打胎药即可。慕青玄的口气总是冷淡的要死,每次讲话都藏着跟针,一般人真忍受不了他。只有真正了解他的人才会明白,慕青玄一旦看中你,便会无所顾忌地为你卖命。

你说什么!我有了她的孩子?!李暮然突地从床上坐起,牵动了腹内的疼痛。

没错,我前些天在给你治伤的时候发现的。四个月时才不适宜打胎,现在还来得及。因为,就算您想要,也是不可能的了。合欢蛊唯一的解药已毁,而您,与腹中胎儿一起去死,也是一件乐事了。慕青玄陈述着事实。

乐事?乐事就是让我的孩子陪我一起去死?她的母亲还不知道她的存在呢。此时的李暮然内心五味陈杂,脸色惨白,这个消息在一起他们俩还未分开时,他也许会很幸福,可如今

敢问教主接下来您打算怎么做。是冲过去告诉她,您有了她的孩子,想利用这个孩子重新跟她在一起。还是临死前再告诉她,让她后悔终生?慕青玄反问。

虽然这两种选择李暮然都曾考虑过,但都是不明智之举。唯一的,倒不如,一剂药做了她,趁她还未完全成型。可能会省下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做了她,我是那种利用孩子来争取爱情的人么?再说了,我对她只有恨!没有爱!哈哈哈!一声惨笑。如果百里溪知道自己有了她的骨肉,她该会有多绝望,与其这样,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让这个孩子存在得好。

远地,夏安墨突然一阵心痛,毫无预兆。

夏安墨自己收拾行李,准备出门。对着站在门口的百苍年说道:我准备出去闯荡一番,一年后再回来。

这事儿您问我也没用,您还是去问问夫人吧。但我觉得吧,您成功的几率还是蛮小的。百苍年说了句大实话。

百暮岚这个人夏安墨还没摸透,总觉得比百暮瑾还难搞。毕竟是百里溪亲生母亲吧,自己跟原来的百里溪有什么不一样都能瞬间看出来。夏安墨叹了一口气,你不用这么打击我,我也知道我现在有几斤几两。我失了忆,忘了武功,容易被人谋害,这世道复杂得很,这些我都知道。但是,我不想永远活在你们的庇护下,那样我根本得不到锻炼的机会,我会永远变成废人,碌碌无为。我都这么大了,我不想永远被你们当个孩子一样照顾啊。况且,若是永远呆在这个金牢笼里,我想我会疯的。夏安墨只是为了能离开这儿所以自顾自地说了一大堆。向百苍年吐露真心后,她朝着百暮岚的房间走去。

溪儿想离开便离开,母亲哪有不放手自己的孩子出去闯荡的道理。不过丑话说在前头,现如今你不必以往了,既然把武功都忘了,那么出门在外肯定容易遭遇不测。母亲以前为你熬制的三神草的毒药和解药你必须带着,以防小人暗中加害于你。出门在外你也要小心一些,不要接受任何陌生人的东西,即使你易了容,也还是会有人认得你。这些都是母亲对你的关照,你都记着。还有一点,千万不能忘,如果可以,照你姑母的吩咐,杀了李珊珊。把她的人头带回来,以告慰你父亲在天之灵。百暮岚好像并没有百里溪想象的那么冷酷。

说了句谢谢母亲。之后就兴冲冲地回了房继续收拾东西。

哈哈哈哈,我终于自由啦!此时的夏安墨由于脱缰的野马,任谁也阻止不了她了。

但她前脚刚离开京城,后脚便传来圣旨,与二皇子百凡烨的婚讯。即使离开了皇城,周边地区也是满目的皇榜,让她有种被坑的感觉。怪不得百暮岚会这么容易地让她出去,果然是答应了百暮瑾什么条件么。出师未捷身先死,用来比喻现下的夏安墨真是恰当!

呵呵,千算万算算不到还有这一招,百暮瑾,百凡烨,算你们狠!哼!夏安墨哼了一声,继续她的旅途。

她易了容,用上真名,感觉身上的负担减轻不少。这次她外出的目的只有一个,便是找到李暮然。她对百里溪和李暮然之间的感情很感兴趣。反正,活在这个异世界,与其什么事也不做,倒不如帮百里溪和李暮然成就一段佳话。

小姐,测个字吧。一位江湖算命人叫住了她。

好啊,墨,笔墨的墨。夏安墨欢快地回答。

墨字,黑,土,二字拼成。黑字始来你必是从混沌中来,带着混沌的记忆,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土字由来异地,小姐你必定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所以要想回到原来的世界,必先在这个世界经历一番方能回到原来的世界。历尽磨难,方成大事。江湖算命人似乎头头是道。

先生此言差矣,单凭一个字你又如能才猜出我的身份,且你这般胡言乱语,不怕我砸了你的摊子么?夏安墨好歹是科学家,她还得信奉科学。

小姐可是找人?算命人又多了一句嘴。

与你何干?夏安墨显得有些不耐烦。

这次就算老朽算错了,那老朽为了补偿你,提醒你一下。若是挚爱,则可寻得,若非挚爱,杳无音讯。

也罢也罢,你继续胡诌,反正我是不会信的。夏安墨甩袖而去。

徒儿不认得师傅了,也罢也罢。徒儿已死,肉身仍存,天下诡谲,谁又能晓?百里溪的师傅秋涯子摇了摇头,小姐,我们有缘再见!说完,化成一缕清风,消失在人群。

奇怪,为什么突然觉得那个女人——好熟悉。夏安墨敲了敲头,准备进客栈住宿。

夏安墨走进一家客栈,名曰有凤来仪。难道说这间客栈有美人不成?夏安墨向来爱美人,姑且等着,或许真有呢!叫了壶茶,坐在椅子上,等了整整半柱香时间,果然见人从正门楼梯上翩然而下,似敦煌飞天。

不错不错,果然不错。夏安墨连连叫好,可惜,没有他好看。哎。说完又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夏安墨托着腮帮子发呆,看了一眼那人后便把头转向窗外。

哦?这位小姐真性情。我没有谁好看呢?夏安墨听到一声很清脆的嗓音,她感觉那声音越来越近,她的冷汗也越流越多。刚想拔腿就跑的时候,却被那人用绳子缠住了脖子

咳咳咳,不——大侠,你放了我啊。大侠,我错了,你最美,全天下就属你最美了。真的。放过我吧。夏安墨吓得魂不附体。

大侠?那人的口气倒是很像李暮然。

夏安墨回头一看,几百双眼睛齐刷刷地盯住自己,让她浑身不自在。

你是看上我了么?所以才不放手。夏安墨冷冷的眼神突然盯着缠住自己的人。

你?哼,不知羞耻。不过表情倒是转变得有够快啊。那人收回了绳子。

据我所知,在这个国度,你刚刚的动作,不是在挑逗我?夏安墨瞎掰的。

哼,我可对你没兴趣。只不过你那句话,的确让人很火大。

sowhat?夏安墨反问,虽然是异国鸟语。

你说什么?!因为听不懂,所以有些花容失色。

我说你很烦,你听明白了吗?夏安墨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放下银子,走出有凤来仪。

这个人还是这么不经逗。死相。那人淡淡地开口。

一直在与夏安墨斗嘴的是有凤来仪的老板,凤思羽。凤思羽是出了名的冷言冷语,冷艳美人。性格偏激,只要有人惹到他,通常活不过第二天。但对百里溪不同。凤思羽将头发一甩,回到厢房。表哥,你就是你朝思暮念的人吗?褪下了脸上的装束,还在回味与百里溪的第二次相遇。当初的匆匆一瞥,他便记住了这个可人儿,记住了她身上的味道,淡淡的昙花香,是她身上独有的味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